原创兴业研究12-18 11:56

摘要: 8月工业增加值超预期放缓,主要是受环保监督影响行业的拖累

何知仁   兴业研究分析师

李苗献   兴业研究分析师




8月份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0%,前值6.4%,市场和我们的预期分别为6.6%和6.5%。1-8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同比增长7.8%,前值8.3%,市场和我们的预期分别为8.2%和8.3%。8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同比10.1%,前值10.4%,市场和我们的预期分别为10.5%和10.4%。

 


1、受环保督查影响行业增加值放缓


8月工业增加值增速从7月的6.4%继续回落至6.0%,创下2017年以来最低水平,且大幅低于市场预期。


分行业看,受环保督查影响的行业增加值放缓是本月工业放缓的主因。采矿业工业增加值增速从7月的-1.3%下滑至-3.4%;制造业中的非金属矿物制造业增加值增速则从3.4%下滑至1.3%;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增速从2.1%下滑至0.9%;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增速从1.1%下滑至0.4%;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增加值增速从9.7%下滑至8.2%。


根据我们的估算,上述行业合计拖累本月工业增加值增速约0.4个百分点,换言之,8月份其他工业行业总体运行平稳。这也意味着,环保限产对供给端的冲击仍是左右当前经济的重要因素。

 

2、下游制造业总体不弱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工业增加值超预期放缓,8月制造业总体较为景气。制造业增加值的当月增速较7月反弹0.2个百分点至6.9%。这和8月官方制造业PMI的反弹相吻合。


制造业的景气主要体现在下游装备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增加值增速从7月的11.9%反弹至12.1%;汽车制造业增加值增速从11.8%反弹至14.5%,接近今年1月份的高点;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增加值从3.3%反弹至5.3%;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增加值从11.7%反弹至12.6%,创2014年以来的新高;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加值从11.8%反弹至13.0%。


装备制造业景气的原因之一或许是相关的投资需求仍具韧性。8月制造业投资的当月增速较7月反弹1个百分点至2.3%;房地产投资当月增速反弹3个百分点至7.8%;房屋新开工增速反弹10.2个百分点至5.3%。进一步地,房地产投资的韧性来源可能是经过2010年之后长达6年的趋势性放缓之后,我国的房地产投资增速已经降至一个合理的、可持续的波动区间内。事实上,当前我国的房地产投资增速已经接近美国、日本和部分欧洲经济体的房地产投资增速的历史波动中枢,而我国的城镇化水平仍显著地低于发达经济体。


装备制造业景气的原因之二或许是企业为了应对采暖季原材料的上涨而采取提前采购和生产的策略。


除了装备制造业之外,8月份下游生活资料制造业的景气程度继续减弱。农副食品加工业增加值增速从7月的6.0%继续下降至5.6%,纺织业增加值增速则从4.3%下降至3.6%。这或许与8月出口和消费需求的显著放缓有关。本月以美元计价的出口金额增速从上月的7.2%下降至5.5%,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则从10.4%下降至10.1%。

 

3、基建投资加速放缓


1-8月基建投资增长16.1%,较1-7月放缓0.6个百分点,而1-7月的基建投资增速较1-6月仅放缓0.2个百分点,即基建投资有加速放缓的迹象。这一方面与今年预算内财政支出投放节奏提前有关,8月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仅增长2.9%,这是1991年以来8月份的最低增速。另一方面,中央对地方政府违规举债的清理和整改行动亦对基建投资构成压力。6月份财政部PPP项目库中总入库项目的规模出现首次下降,7月份入库项目中的识别项目和准备项目的规模分别下降了2.9和5.8个百分点。


总体来看,供给侧的环保限产似乎是影响8月份经济增长的主因。而需求侧的出口和国内消费已明显转弱,房地产和制造业投资的韧性则相对较强。这些因素能够解释8月份采矿业、中游制造业、电力热力供应业和下游生活资料制造业增加值的放缓,以及下游装备制造业增加值的反弹。但考虑到房地产投资加速动力不足,基建投资面临下行风险,总需求放缓趋势大概率延续,若冬季环保限产如期而至,装备制造业的“一枝独秀”可能沦为“昙花一现”。


特别提示:本报告内容仅对宏观经济进行分析,不包含对证券及证券相关产品的投资评级或估值分析,不属于证券报告,也不构成对投资人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