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享-那年的梦想你实现了多少

摘要: 梦想是你的长期战略目标,是你一无所有时继续坚持的无限筹码。

10-09 23:13 首页 铁匠

        有句话说,梦想是你的长期战略目标,是你一无所有时继续坚持的无限筹码。如果你有梦想,就守护它吧。没错,今天咱们思享会的第一期话题于是有关于梦想:那年的梦想你实现了多少?


图/René Gruau(法)





那年的梦想你实现了多少?

   

 

       我们可以就几个方面讨论:

梦想实现了多少,追梦路上的故事,未实现的梦想也曾点亮我们的人生,追寻梦想的路上遇到的大问题是啥。

 


梦想这个话题,其实有很多要谈的内容,不同年龄阶段有不同的梦想。梦想对于中年人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然而梦想的范围也大,除了工作事业,爱好,也有家庭,健康等等。


给大家分享我的故事:


小时候想找一个白马王子(更多是幻想)。后来觉得是武侠看多了,白马王子没嫁上,找了个内向实在的男人。后来想如果当时嫁了所谓的白马王子,没准发现不合适。


又因喜欢文字,找了份与文字打交道的工作。那时候在工厂,给广播站投稿,我写的诗歌,人家没用。当时有些灰心。不过又考虑或许太文学化了。于是有一点失落又假装没事发生。


我还有一个未实现的梦想:学钢琴,但只学习两年电子琴就坚持不下去了。目前来看,钢琴离我渐行渐远了似乎。当时也是阴差阳错学了电子琴,如今却再没有当初的劲头了。


想学的多,最终长久坚持下来的或许是最爱。努力必有收获,至少我们不是看着天空枕着梦想却呼呼大睡的人。目标也还会不断修正,梦想会完善,会越来越靠近现实。无论如何,人生还需要梦想支撑。有时就为了一点光努力,并不知道前面有那么宽的路。生活总给我们一些忽明忽暗的希望。


有一次,一位我们本地的作家前辈说:无论是纯文学,还是新媒体文,其实都一样,需要一个一个字写出来,不写就什么都谈不上。我一直记得他的话,踏实努力才能实现梦想。


贝多芬,是出生在音乐世家,但他付出的也是常人无法比拟的。即使有了天赋,也必须付出刻苦的努力。


外在形式和内在需求相比,外在的东西容易实现。


一些弯路自己不走就不知道是弯路,一些绝境自己不经历,就不知道原来自己还有很大的潜力没发掘。弯路与绝境可能意味着重生和机遇。


如今两份长久的工作都是我喜欢的,是我自己选择的。但我现在把眼光放在从前不注意的事情上,如父母的花白头发,孩子的成长,爱人的辛苦,学生的努力,家长的盼望。首先,我要活成一个温暖不自私的自己,才能理解宽容他人,才能勇敢面对挫折,成就别人也是成就自己,现在愿意拿出时间关注曾经忽略的。


这一两年我才发现,人的成就感在于,你为别人提供了哪些实实在在的东西,或者帮助别人多少。而不仅仅在于你得到了多少。 

    

说了这么多,最后还是归结到梦想上,对于那些正在努力着的人们来说,如何更加贴近梦想才是最重要的?尤其对于我们写文也好,读书也好,锻炼也好,画画也好,等等其他,最终还是要走下去。不断完善,目标会越来越清晰。


无论梦想也好,现实也好,我们终归要越来越成熟。

 

曾经的梦想照进了我们无数人的现实中,现在的我们依然有梦想有目标,只要我们怀着希望,生活就不是一潭死水。坚持吧,一书说,天赋是经过多次刻意训练成就的。


——@四夕从前是记者,现在是作文老师

 




 

关于梦想,我实现了半个(成了职业律师),还有半个正在努力中,另一个是永远错过了(娶一个姑娘)。


现在的梦想是,将傾心一個姑娘,她人善良、性和緩、愛讀書、會燒菜,然後……


后来揣摩,大概梦想这东西,在这个时代,是奢侈品,将会愈加稀缺,又会因殊难成真而成为累赘,更会在时代的纷繁复杂中俨然支柱而成为必需品。或者,生活更需要的不只是左右逢源的通达,而是坚守和践行。相信并期待盼头,进步,乐趣、坚持中的痛,快乐亦苦亦甜。


梦想确实是好东西,那时暗许两个梦想,人就变得很勤奋。现在梦想逐渐模糊了,变得懒散不可理喻。


当然,追梦的过程中,都是要付出很多心血的,谁不是一路泥泞趟过来的,走着走着就有了路,最后事情比想的更妙不可言。一生很短暂,干成三五件事情就很满足啦。多年前想的就是干现在的工作,现在也算梦想实现了大半。所以,努力了,就不会是坏结果。


理想路上最大的岔路:抬头的日子上坡的路,可那时候你是那么俗,世俗牵着你往前走。

——@怀宁(律师)



 


 

我实现了三分之一了,另外的三分之二不知何时实现。


刚毕业时,有一份工作特别珍惜,当时想哪怕在公司做个打扫卫生的,哪怕一生穷困潦倒也要坚持。后来在一个冬天的早晨,太阳刚刚升起时就被辞退。那一段时间都不太笑,后来微信上一个漂流瓶回复说人们最终从事的往往不是一开始最喜欢的工作,就像最后白头到老的往往不是自己一开始最爱的人。我才又会笑了。


刚毕业时很傻,对着镜子对自己说两年时间就会功成名就。于是去北京创业,结果一败涂地,正如有句话:靠近梦想时,梦想给了我一巴掌,它在更遥远的地方。那时,我消极得很,没出息得只想念妈妈。有次凌晨4点我窝在一辆破金杯车上,收音机说有一种饭是妈妈的味道,我顿时泪崩……


    从北京回来身上只剩下128毛,到了济南火车站还被碰瓷。后来终于回到了妈妈的怀抱,却发现老妈听我讲话都是侧着耳朵,原来她有只耳朵已听不清了。再次泪崩……
不过令我欣慰的是老妈现在耳聪目明。


之后,觉得原来那个梦想不值一提。未来还有很多美好,正等我铺展开来。


追梦路上也是受过很大阻力的。曾想放弃技术类的工种要做市场类工作时,亲戚们都摇头,爸爸也说我不行,所幸妈妈一直理解。如今也渐渐走出了自己的道路……当时最害怕爸爸失望的叹息。现在觉得,最初的梦想实现与否,已然不再重要。经过摸爬滚打,我们是否有了以前我们所期盼的生活状态?追梦路上,是否有了现在都铭记于心的故事?


    也许我们就是没有实现梦想,而我们的未来又将怎样展开?


未来我的想法很简单,去了解真正的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状态,去了解一个企业如何上市。等看够了风景,择城而居。


追梦路上还有一个问题值得探讨,那就是失败了怎么办。社会浮躁,身边有些朋友一直说将来要怎样怎样,可是成功不是所有人都能的,甚至是一小部分人的。看他们如打鸡血般澎湃,真不敢想象万一失败了他们会是什么样子。能接受梦想的无法实现,是一种强大。

——@雨辰销售,区域负责人

 




 

小时候,大家都写过关于梦想的作文,那时候幼稚的梦想都已在岁月里凋落了,但在日渐长大的过程里,我们有了新梦想。


曾经梦想做一个杂志社编辑,读中文系,但因数学太差,只有转学不用考数学的艺术,结果阴差阳错地读了美术系,上班后自修中文 ,可是又碰到结婚,生孩子,带孩子,耽误了许久,后来,终于自修了中文系,却去做起了服装生意。


但灵魂深处,还是最想与文字亲近。


因为一直是音乐盲,有段时间就有了另一个梦想,发誓要学门乐器,于是找老师学古筝,可因诸多琐事,誓言很快就随风而逝,之后路陆陆续续练过一些,最终还是实在坚持不下去,如今仍是音乐盲。


直到有一天,明白自己最想做什么,最深的梦想是什么时,才懂得,即使有追逐的汗水,也要决心继续坚持。


 一直都有文学梦,但觉得不够资格去说它,因为这个梦想太神圣,觉得不够资格去说它,但会努力去靠近。


那些年的梦想虽没一一实现,有时也灰心到想要放弃,磕磕绊绊,反反复复,但一直走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俞敏洪说,人需要一种渴望,有一种梦想,没有渴望与梦想的日子会使我们的生命失去活力。


是呀,以梦为马,随处可栖。没有梦想的人就像是被风吹着走的蒲公英。

 

——@花落寂寂家庭厨娘





 

那些年的梦想我实现了多少?


只能说收获不少,最大的收获大概是我没有丢掉梦想,继续着梦想。文学梦。


我对梦想十分地从一而终。


关于婚恋,我的梦想是找个愿意给我做饭的男人,目前已实现。


很庆幸我的梦想没有变成空想,也没有变成幻想。究其原因,大概一直在努力奋斗。如果不为梦想努力也许就会变成空想,不复梦想之美好。


梦想,理想,一切只是相对而言。生活没有梦,那就等于一幅画少了色彩,线条再精准,也不会瑰丽。


以前想治国平天下,后来只想做个读书人,后者基本达到了。


关于主要职业:制茶,可以说是继承祖父的遗志。他老人家生前一直希望家里能有个制茶的,恢复曾祖父那一代家里茶园几十亩的盛况


追梦路上有很多阻挠,但在我看来,那些完全不是事。我一直试图把该做的做好,想做的也努力做好。有人说会很累,可是年纪轻轻,不累,该做什么呢。


钱一直没在我梦想范围内,虽然没什么钱,但是也没有觉得特别缺钱。


有人曾问我,你这样不累吗?我说,你这样说倒好像你过得比我轻松似的,你觉得轻松吗。


每个人都会很累,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事上,还不如把时间投在梦想上,至少是为梦想累。我现在有茶园几百亩,然并没什么卵用。茶园都是流转的,每年都要出钱买使用权,跟土地私有制的年代完全不能比(土地在流转中产生价值交给国家,产品在流转中产生利润增加财富)。


未来我的想法也简单,就是奉养父母,安心工作,努力看书,跟先生生猴子。


至于茶园发展梦,我昨天还跟先生说,达成不达成,反正很庆幸我的梦还在继续。


所谓失败了,就落空了。其实没有失败一说,只是没有达成罢了。如果选择继续拥有它,就一直陪伴它。梦想不比理想,梦想本来就允许不切实际,除非自己放弃,否则谁也无法斩断坚持,不是么?


拥有梦想本身,就是一件幸福的事,不一定非要实现。努力不让它变成空想和幻想。


——@萧梦初制茶师

  

 



    即使成为中年人,那些梦想还在脑子里存放着。


曾梦想当一名地质勘探队员或考古队员。大学准备报历史系,被外公骂了一顿,便改了志愿。还没开始,梦想就消失在梦中了。


另一个梦想是希望长大后做一个不用早起,不用上夜班的工作 。真好,竟然实现了。


小时候根本不知梦想是什么,不知长大了想做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有父母操心,走父母安排的康庄大道。也不知实现梦想的艰辛。后来才知道一辈子能坚守一个梦想,是很幸福的事。


在工作中,我发现现在的孩子比较自我,很重视自己的梦想。稍加引导,他们更能坚持,更容易实现自己的梦想。有一种说法是撞了南墙也要把南墙打个洞过去。尤其是大城市的独生子女,他们不用担心房车等生存问题,反而可以放开手脚去追逐梦想。


我的孩子有一个音乐梦,他从小学习萨克斯,今年凭市艺术小人才二等奖免试获得特长生资格,顺利考上高中。(儿子学习不大好,而武汉市的普高升学率很低,只有不到一半的学生可以考上公办普通高中。)


初中结束,他的梦想更明晰了,想直接考艺术类高校。这个暑假换了一个特别难学的乐器双簧管。他爸爸上周对他说:你在音乐上完全没有天赋,我觉得你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事后孩子跟我说:无论爸爸怎么想的,我还是要坚持,年轻的时候不实现梦想,未必等老了再去试啊。


我们这一代人,家里姊妹众多,像野草一样长大,没有人能得到父母重视,成年后考虑父母家人太多,对自己在经济上的要求太多。念书时天天想的便是快点上班挣钱回哺爹妈,对父母无比孝顺,比着对爹妈好。梦想就在诸多压力下,变得没了。大多数人认为已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也有了过得去的生活,为什么还要为了梦想苦苦挣扎呢,于是早早放弃了自己,成了庸人。其实是惰性在起作用。意识里还是想把失去的那份重视找回来。


如今我蹉跎半生,耻谈梦想,只想敞亮地活着,若有能力,再给别人的梦想搭梯子。眼前,我准备全力助攻儿子的梦想,希望他的梦想照进现实。

——@馒头地理老师

 




高中想报考军校,成绩太差没考上,结果服从调剂去了医学院学临床医学。那时对于梦想还是有几分执着的,对医学没什么兴趣,也懒得学习,大二就去参加空军选拔,从日照到济南再到北京,一步一步通过各种体检考核政审,距离成功近在咫尺时,最后一轮面试没通过,前功尽弃。然后回到学校重新学习丢下的课程,不知不觉混到最后一学期,又到找工作的时节了~


2013年找工作还是蛮方便的(我指的是找工作的方法渠道,不是工作本身),做了一份电子简历,在应届生求职网上浏览着有些兴趣的职业和职位。一直对日照情有独钟,想去日照做特警,体检考试一顿折腾,功败垂成。后来陆续收到几家公司的应聘通知,有记错日子错过考试时间的,有在校区逛一圈就不想参加面试的学院,有第一次体检就被淘汰的南山学院。


这一家不行,就找下一家,碰壁还不到两位数,工作的问题就解决了。


读大学之前,想着爱情上找个灵魂伴侣,学业上读军校或者机械类专业,不再依靠父母,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阅人无数。


如今毕业四年了,得一人相伴,从事着不曾考虑的工作,谈不上喜欢说不上厌恶,没房没车,养得起父母,书没有读几卷,路行了几万里,阅人也算无数,眼力从未提高。成了很多城市的常客,也是这些城市的过客。


大学时每天坚持锻炼身体,没有八块腹肌也有六块,工作后有了很多不锻炼的借口,一直想着坚持锻炼却时常喝酒到半夜,锻炼几天就懈怠了,如今体质越来越差。作息不规律,饮食不节制,时常通宵熬夜,各种影响健康生活和工作习惯,两三个月就要去趟医院,失去健康的时候才想要锻炼身体。


遇到最大的问题,也许就是已经摸到了梦想,却无法拥她入怀的感觉吧。梦想遥不可及时,实现或失去并没有多大区别。和梦想近在咫尺却又突然变得遥不可及的时候,心理的落差才是追梦过程中最大的问题吧。


当梦想实现的概率比较小的时候,普通人通过所谓的常识判断很难实现的时候,亲朋好友都认为这个梦想不切实际时,怎么坚守梦想不改初衷:


客观的东西,用对错去判断;主观的东西,自己去判断。(追梦的过程中和家人有分歧,做决定的只能是自己。)


怎么坚持下来的,也谈不上坚持,高中时候我的事情都是我自己解决的,爸妈给我生活费就好,爸妈的建议我会用耳朵去听,但是我的决定他们不能更改。后来,我都是报喜不报忧了。 


知乎上有个故事


高中的时候在学校外边租房子住,同住的有位高三复读的大哥。 某天,谈到了他一位补习班哥们,常在白天上课时间或晚自习去校外上网。 我问大哥:“他从哪出去的”? 大哥说:“大门口直接走出去呗”。 我很惊讶,又问大哥道:“他不怕门卫啊,要是门卫拦怎么办”? 大哥微笑着说:“拦就退回去呗,不拦就走出去”。 重要的是,那哥们不会因为某次的结果影响下一次的行动。 我茅塞顿开! 至今很多年过去了,当我遇到事情尤其是要和人接触的时候,经常会想起这件事。 不要假想,去做,去试错。 有些事情,错了也没成本。

 ——@玄默飞行员




 

   

从我懂事起,就梦想做一名警察。如果做不了警察,就嫁一个警察。


后来有一个比较要好的初中同学,他家里比较富裕,拿了他父亲一笔钱,到泉州开了一个化工厂,说工厂有起色时,就让我也过去,一起赚很多很多钱,去救济穷人。一九九六年,他匆匆从泉州回来了一次,我们几个要好的朋友陪他过了二十岁生日。临行,他说很快就会让我们几个志同道合的过去。但年底他自己开车送一车化工原料给客户,快到目的地时,车上的原料爆炸,连他自己,包括当时炸死的,一共死了七个。在家里的我们得知这一噩耗时,当时就懵了,有点不敢相信,他为人仗义,豪爽心善,英俊潇洒,刚刚过完二十岁生日,就那样走了!


我曾帮他传递过情书给他心爱的姑娘,他曾无数次给我构筑过以后的蓝图,和他心爱的姑娘结婚,赚到大钱,就在黄桥建铁路,然后建老人院。我信他,期待这为了慈善公益一起努力奋斗的喜悦。


现在常常怀念那时追梦的我们,年少轻狂,无知无畏,以为只要努力了就能实现,忘了这世间还有意外这个词。


很多年过去,我没做警察,更没嫁警察。再后来,我的梦想是读遍中外名著,然后当一个诗人。即使现在人到中年,也没有忘记那时的梦想,读书也好,写诗也好,一直记着这句话,朝着这个目标努力: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汉语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文奡药店营业员

 

 

 

 

 

人是随机函数的集合,理想在调整,更别说过程了。梦想不好说,我觉着有个心心念念的事就很好,或者现实中有更多的兴趣爱好或者习惯。


我没有具体的爱好,就是想混个技术工种,可惜现在只能算半吊子,希望继续在技术的路上努力。


中国的国情是干得差不多就混中层去了,挫败的不是问题,最大的伤害是发现努力了好久方向偏了(这确实是一个打击)。

——@祸随剑泱通讯工程师






关于理想的话题,我想到的是,下面一段别人的文字,可能致力于改变自己,发现自己,是最重要的事情: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梦想改变这个世界;


    当我成熟以后,我发现我不能够改变这个世界,我将目光缩短了些,决定只改变我的国家;


    当我进入暮年以后,我发现我不能够改变我们的国家,最后的愿望仅仅是改变一下我的家庭,但是,这也不可能


    当我现在躺在床上,行将就木时,我突然意识到:如果一开始我仅仅去改变我自己,然后,我可能改变我的家庭;


    在家人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可能为国家做一些事情;


    然后,谁知道呢
?我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

——@武军通讯工程师

 

 



 

前方有梦想,人生的路就一直有光有方向。


所以梦想还是要有的,确定了目标,为之不懈地努力就好了,有时结果并没有那么重要,而在努力的过程中,不断地学习充实自己,向着确定的目标一直走下去,也许不一定能抵达,但有了方向,生活就会少了很多的纠结和迷茫。有道是,不断经历不断感悟,不断释怀的过程更能丰腴人生。


当然,梦想有时也要与时俱进,因为有时努力着努力着,眼看着要抵达了,却发现前路已经被封堵了。

    

梦想最终也许不能一一实现,但一直行走在追逐梦想的路上,也是一种幸福和快乐。在逐梦路上,会经历一些失意,慢慢懂得,慢慢成熟,慢慢看透人性。真正经历风雨,才会变得风轻云淡。


现在,我依然能看书写字,做一个安静、不被世俗困扰的人,似乎也是实现了当年的一个小梦想吧。


因为曾经追逐过梦想,现在坐在中年的峰顶,右手是希翼,左手就是回忆啦。生命因此而丰腴。

——@如是通讯工程师

 

 



 

和朋友们分享一下我的故事。我,70年代初的人,小时候的梦想是妈妈给我的。在干农活的间隙,妈妈说女孩儿要想摆脱农活之苦,就得先走出庄稼地,换粮本。于是,我发奋读书。


高考时复读了一年,那时每晚在家里的东厢房认认真真啃数学题。好在第二年高分考上中师,当了一名教师。


上了师范,换了粮本,实现了父母的梦想,那时候是一个大家庭的梦想。


我一直不知道当老师是不是自己的梦想,当得很辛苦,很努力。先是在乡下初中语文,那时候梦想进城,有自己的房子,车子,现在都实现了。


进城那年,县内初中扩招,从下招聘老师,我考了全县第三,成为一所大校一员。单是平行班就20多个,语文老师10几个,考试排队。


第一次期末,我上火,哭。抓学生检查,提问,督促,渐渐赶上来了。


20多年,职业已经成了梦想。为讲一节课煞费脑筋,会认真斟酌一节课的导语结语,努力成为学生喜欢的老师,现在看来还是实现了。


现在想在写作上多提高自己。作家是我遥不可及的梦想。我坚持阅读写作,乐此不疲。


分享冯骥才的一段话:


  人的内心生活一半在梦境里。

  梦境也和人的现实生活一样。有噩梦,有美梦,也有大量破碎的缭乱的平庸的梦,一如人的日常而平凡的生活。

  由于人们习惯于把无法实现的都称之为梦想,梦便成了一种遥远的向往。但这向往优美而绝尘,虚无缥缈,可望不可即。梦之美,与实现的美绝不一样。但是它又不是一种假象。它是一种精神的幻境,并是这种幻境之极致。

  它像画一样,只适于看,而且是用心灵看。

 从这意义上说,画境多半是梦境,不管多么写实,也一样掺杂着梦。

 ——@伊蘭教师






追寻梦想的路上遇到的大问题是啥,我想起一早和一个朋友谈明年限量出版的事,朋友立刻打击说,你没见那一个个纸媒人全都在讨饭吃吗,你就死了这份心吧,你卖给谁去呢,人人都在出书,人人都卖不出去,最后人人都把书当枕头用。


听着,我也没立即反驳。只是突然想到古时很多文人的考举梦,那时文人一直为梦想废寝忘食,悬梁刺股,梦在他们心里就是那么神圣,一点一点,一丝不苟地完成每一小部分(当然这落实到实在的谋生上去了),即使考到年岁大,依然认真对待。不论花了多少精力与代价。如,宋代有个老头儿,考到七十三才有点成就,我想他一定是喜极而泣的。七十三,这在古代,结婚早的四世同堂五世同堂都有可能了。

 

有一种追梦人,不管遇到多大的艰阻,积极又上进,总是主动、不怕伤害、无条件地付出,一般人都摧毁不了他的意志,因为梦就像一盏灯,他只跟着灯走,看不到旁事旁物。


但范进的梦想实现得就没那么圆满了,他中举后,疯了。按照当时严苛的科考,这也许谈不上有多稀奇。但在他中举之前,想必每天定是有收获的,每向成功迈出一步,都会有些小喜悦吧。


这说明,追梦的过程中,一点一点的满足,不停地验证与践行,比结果更让人感到幸福。


再回到开头,朋友说“人人都在出书,人人都卖不出去,最后人人都把书当枕头用,对此,我不敢苟同,若对任何事,必先了解它的具体内涵才去追求,或估算到追求的艰难就放弃;又或,一切在估算之内,才觉得有存在的意义的话,那么,是不是已知干任何事都不会成功,就十年如一日地,天天等着终老呢。那样的生活是有多无趣。


有道是,能轻易实现的,就不叫梦想了,寻梦的路上,必定会充满荆棘与艰辛,可是,麻雀要修炼成凤凰,不持恒辛勤付出,羽毛怎么会闪光。所以,去付出,去热爱,去路上追,追的每一份认真与执着,也许是追梦的最好的状态。


关键是,你得有梦。

 ——@英姬




 


小时候,妈妈给我定的目标是,好好读书,走出乡村。现在是,城里买房了,又开始返璞归真,要重回乡村了。


儿时的梦想,简单而单纯,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生只读圣贤书;靠书包翻身是大部分像我一样的孩子的愿望;父母都是普通工人,需要上早晚班,父母的艰辛,让我早早地知道除了读书别无出路,所以20岁之前就是为读书,为不让父母失望而奋斗着。直到一路考上大学,总算有点盼头时,刚上大一,妈妈因病离世,一下觉得人生很无望,一切都是虚空,梦想是什么,是希望毕业后能让养我长大的亲人不再辛苦,让他们的付出得到回报。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处境,让我突然没了梦想。


大学毕业后,投了翻译公司简历,也是得到很不错的面试成绩可以留下,因为爸爸要求我回老家而放弃。之后开始了都市小市民生活,结婚,生子,带孩子长大。为家庭放弃过很多次工作晋升的机会,有种为家庭付出再多,而别人无视且不知感恩的无力感。


现在的愿望是尽力做好目前的工作,拥有经济独立的能力,照顾好自己和孩子,陪着孩子长大,同时多读书,多旅游,提升自我修养,对俗世看得风轻云淡些,学习写作,让精神世界每天都有进步。毕竟身体有琐事困扰,而精神世界无界。

——@千亦

 



 

 


小时候的梦想就是脱贫。是不是很俗?不高大上,但很实在。


    小时候身体不好,所以常常跟医生打交道,懂事后的理想就是做名医生。

但现实总是跟梦想有很大的落差,所以一直在追梦的路上。


当所有人都存疑时,还是坚持着自己的梦想,那才初心不改。年轻时不累不苦,就算是虚度光阴了。

   ——@四月晴天医生

 


 

 


梦想是魔术师的袖子,喜欢和大家捉迷藏。即便我们不如刘谦一般悟性好,日久天长总可以琢磨出一些门道吧。得到了真是一种幸运,没有也不会有遗憾了。因为,的确曾经持久地努力过。

  ——@天天静儿医生

 





【附注:以上,只摘取了部分群讨论内容】



       


会员招募令


        鉴于部分读者提议铁匠做个深度话题栏目(如知乎话题,或以上)刊发在副刊,现特拟招募深度话题会员:

        参与方式与时间:每周日晚八点在思享群对话题进行深度剖析,并将各会员的讨论择优整理成篇,署上会员名首发铁匠。

        普通会员福利:群内听课,交流,探讨,玩耍, 会费20元/年(最低20元,或每月转发10篇推文,其他欢迎随意支持20-100元);自媒体会员,会费 100元/年, 参加10次以上讨论会,可在铁匠公布自媒体人的公众号。

        会费用作讲师茶水费或平台出版。

         圈子决定格调,与凤凰同飞,必是俊鸟。懂得的,支持的,来!欢迎加入铁匠思享会。解释权归铁匠所有,后期会有微调。

    


苹果用户赞赏专用二维码


首页 - 铁匠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