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客丨“再也不会去丽江”这种话,你还是干了这杯酒再说

摘要: 班步,丽江的地下音乐工厂。

10-09 20:33 首页 芍药姑娘

十一难得有8天假,你们都准备去哪浪?


一个月前被四月问到时,我脑子里最先蹦出来的地方就是「丽江」。去过丽江不下5次,照理说新鲜感早该败光了吧,但就是莫名其妙的,每一次我都比上一次更爱它一点。


爱院落墙头间四季盛开的三角梅,爱青石板路上的南来北往的故事,爱数不尽夜的星辰,浇不灭的火塘,爱那小酒馆里,抱着吉他歌唱生活的流浪诗人。


而对于俞晓伟,着迷的是丽江的「梦幻」。十年前,他靠卖臭豆腐,挣到了钞票、姑娘和兄弟,十年后臭豆腐摇身一变,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音乐酒吧老板~


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故事......「班布」唱给你听。


芍药姑娘 Vol. 486 }

只有音乐才是你的解药


一块臭豆腐,足以追到一个姑娘,也足以拥有N段友情


什么?你不信?你必须得信。


我做的臭豆腐,外酥里嫩,我的人就和我的臭豆腐一样,外表看起来有些硬,可心还是软的


不然,那一年站在书吧柜台前脱口而出一句相信爱情的陌生姑娘,后来也成不了我的豆腐婆。


不然,那些年路过古城的小巷,你也看不到这样的有趣画面:一个蓄着胡子和长发的中年大叔,面前摆着三个煤炉,低头专心做着臭豆腐,他身边坐了一摞人,有人弹琴有人打鼓有人唱歌。唱完了,边吃边帮着吆喝叫卖。


我在做豆腐,他们在唱歌。这是我和流浪艺人们的“革命友谊”。

我是俞晓伟,外号臭豆腐,2005年,我已是个35岁的中年大叔,刚从杭州,坐了三天两夜的火车来到这个小镇,对陌生人的好奇多过戒备。


后来,我在丽江古城的街边摆摊儿卖起了臭豆腐,闲下来就往不远处的书吧跑。


书吧老板爱问奇怪的问题,比方说没由来的一句:「你俩……相信爱情么?对面站着我,还有一我刚认识不久的姑娘。


当然!旁边的姑娘先开了口,我跟着笑笑。老板嘴一咧:明天就是秋分了,要不你俩,去玉龙雪山看看吧。


后来我没带姑娘去玉龙雪山,了她跟我一起卖臭豆腐,她也成了我的豆腐婆。


丽江一直有一个传说,海拔5596米的玉龙雪山,终年云雾缭绕,即使在最晴朗的天气,阳光也很难穿透云层照到山脚。唯一的例外,就是每年秋分。传说这一天日月交合、同辉同映,被这束光照到的人,神灵会赐予他最完美的爱情。


每晚收摊,我都要带着豆腐婆和大家一起去喝酒,在火塘边上,弹琴又唱歌,有时聊人生,有时聊聊梦想。


大伙儿从天南海北来,做着不一样的工作,却都在丽江待着不想挪窝了——小海从广西来,以前是个厨师;阿宽从攀枝花来,过去是个医生……


偶尔还会说起我和豆腐婆的相遇:这大概是丽江最早的艳遇


我当然不是要和你说臭豆腐的故事,臭豆腐,只不过是我在丽江的起点——用臭豆腐,聚集一群臭味相投的人,去做一件,绝对有意义的事。

我和丽江的朋友们



2006年年底,我不卖豆腐了,带着豆腐婆在丽江开了家名叫班布的书吧——我和豆腐婆是在书吧认识的,我想留点纪念。班布的名字,取自竹子的英文Bamboo,我喜欢竹子那种生生不息的韧劲儿。


不卖臭豆腐,和朋友们的相处,便只剩晚上的时间,大伙儿的集结地,从酒吧转移到了班布。


来的流浪艺人多,2007年年底,班布就慢慢演变成了酒吧和音乐现场——我想让老朋友们,都能上台唱歌。


我在班布


可那会儿的班布,现在讲起来还有些可怜——偶尔歌手要对着空无一人的观众席唱着歌;偶尔来一些客人,酒吧没雇服务生,我和豆腐婆只好亲自上阵。


最惨的大概还是:酒吧一整天只卖掉了一杯茶一家酒吧,一天只卖出一杯茶……2007年年度笑话,没有之一。


我用手抵着脑壳挣扎,眼泪都快被我给挤出来了。


那天晚上,豆腐婆站在吧台里,像几年前站在书吧柜台前一样,很认真地对我说:不要急,慢慢来。开不下去,大不了我再陪你回去卖臭豆腐呗。

班布书吧&民谣音乐现场


慢慢慢慢,有人爱上班布,因为它没有闹吧的杂乱,也没有清吧的冷清,静闹结合得刚刚好。有人爱上班布,是因为这里啤酒的名字很好听——风花雪月


有人爱上班布,因为它有最不一样的火塘


更多的人爱上班布,是因为它的音乐


班布的酒

2009年,第二家班布开业,我和豆腐婆,把位置定在了大水车附近。


你要是想来,一定要记住古城北门边上那个土鸡米线,走对面路口就能找到班布了。


我和豆腐婆,对班布的期待依旧是:来到班布的音乐人,不止能做原创的音乐,还能把自己的歌唱得整个丽江都听过


听歌的人要是够幸运,还能拿到两张原创碟,值了。

班布酒吧玉河走廊店


来过丽江的人,都爱上了一首歌,爱上这首歌的人,都认识了一个名叫小倩的姑娘。


那些时候,丽江古城满大街都是小倩唱歌的声音,走200米,大概能听到8遍有手机外放的,有收音机放的,还有一间间店铺门口的大喇叭里传出来的:就在这一瞬间,才发现,你就在我身边……


小倩是从班布走出去的。


那会儿的班布,总是挤满了来听小倩的人。


后来呀,丽江古城的歌,从《一瞬间》换成了《小宝贝》,依旧是走200米能听到8遍,歌里依旧是非洲手鼓。


不变的还有,唱歌的夏天播放乐队,也是从班布走出去的。


班布就这么,成了丽江的地下音乐工厂。


夏天播放在班布


我心里的班布,是一个可以接纳所有人的地方,包括他们的梦想。


所以才有了和阿木宇梅有关的故事。


外头传,阿木宇梅原先是班布酒吧的服务生,在被发掘有唱歌的天赋之后,才上了台,成了丽江有名的歌手。


事实上吧,这小姑娘,从前是警官学校的学生,回了丽江,因为喜欢唱歌,就在班布不走了——嘿,谁让她唱歌好呢,我拿她可没办法。


班布最热闹的一次,是在2015年4月24日,马頔来的那天。


麻油叶从《南山南》唱到《海咪咪》,从故乡唱到心爱的姑娘,底下的不管是姑娘还是大老爷们,都听得哇哇乱叫。


我都快忍不住了,演出结束想上前问他:喜不喜欢丽江,喜不喜欢班布呢?他被粉丝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最终我也没问麻油叶我想问的问题,豆腐婆说得对,来过丽江的人,哪有没对它心动过的。


丽江对我来说很特别,班布在我看来也很特别。


每个在这里的歌手,都把它当做家;每个来到丽江的人,都记住了班布的歌,无论是《一瞬间》,还是《小宝贝》。


一眨眼,我和豆腐婆的班布已经十年了。

每年有近10万的人走进班布酒吧,这在一个知名的三线旅游城市也是非常不错的业绩




10年,终究只是一眨眼,音乐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有人红了,有歌热了。10年过去,班布也在跌跌撞撞里一直成长。


10多年了呀,我对豆腐婆的心没变,对丽江的心没变,对班布的心也没变。


一万个人来丽江,就会有一万个故事。每个人心里面,都有一个丽江,但接下来,请你在心里留一些空间,给班布。


因为它值得


央吉玛,豆腐婆的女神~


从零开始到现在走过10年的班布酒吧,遇到的困难太多太多了。

 

从前班布酒吧主打的是Live house+纳西火塘的形式。当时,我们把非常新颖的两种方式结合起来,吸引了很多喜欢音乐也喜欢和朋友小聚的人。

 

但是慢慢的,周围的新酒吧带来的冲击,大众不断变化的口味,都让我们不断的思考班布酒吧该怎么继续往下走。


我很清楚的一点是,我们必须改变。这次的众筹也是希望通过这个平台,把班布酒吧优质的资源,成熟的酒吧管理模式,以及对草根音乐人的培养理念带到全国各地。


也想让更多人,听到关于丽江的音乐。



2017年9月27号20:00

我们将在国内最好的生活方式类众筹平台

 开 始 吧 

上线【丽江·班布音乐现场】项目

更多详情,欢迎扫码添加小开了解

入群暗号:班布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快快添加小开的微信号吧


首页 - 芍药姑娘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