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客丨陈奕迅的背包,西坡的房子,都说自己旧得很好看

08-16 21:37 首页 芍药姑娘

这年头估计没什么人喜欢旧东西了,等不到坏,旧了就扔;可是世界又在流行复古,碰到有年代感的东西和环境,大家又会感到好开心。


如果要改造一栋旧房子,大部分人的想法都是破旧除新,却有一个青年,他选择「保留旧」,人们到乡野是来干嘛的?来放松,来体会另一种生活。如果房子的线条横平竖直,一板一眼,到处都是崭新的墙,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呢?


那时他还不知道,他心中的理想民宿,一点点完成的时候,会影响很多人,这些人有的变成了后来的网红民宿主,有的找回了心安的感觉。这个青年就是老钱,今天他的民宿项目「西坡」在开始吧上线了,你不想去看看这旧得好看的老房子吗?



芍药姑娘 Vol.444

x

越旧越欢喜

旧的东西就不酷?不美?不值得留恋吗?


——我觉得不对。


右边那个是我


风流倜傥少年郎,名门正派出身;


偏偏性子洒脱,爱浪荡,爱交友,尤其爱喝点酒;


喝酒烫头,可我觉得自己是个懂生活,有点审美的男孩。


我是老钱。



2008年,德清武康。


我爱折腾,在县城开了家咖啡馆,明明是咖啡馆,可很多朋友都是来这喝酒的,最多的时候存了有300多瓶威士忌,当时县城最洋气的人都往这儿钻。


那时候,夏天的莫干山像个小联合国,山里的路还很「原始,只有拖拉机能过,脑子一短路,付了订金。


几个月后的某天清早,房东一个电话把我吵醒:老板你怎么还不开工,该不是骗我吧?


村民怀疑的口吻把我逗乐了——订金你已到账,过期按规矩办就是喽!


2010年,劳岭村岭坑。


第一栋房子差不多改造好了,我请家里人来山里吃个饭,看看我的新作品:民宿,西坡。


老妈站在露台上,一脸震惊地得知,像这样的「破房子,我还租了9栋,当时的气氛可以说是终身难忘了。


我妈把我拉到角落,忧心忡忡地问:这种老婆都讨不到的地方,你这样大弄合适吗?


西坡的每栋屋子,都依原有的老建筑改造而成,经过以旧复旧的改造,美好有趣的细节会清晰铺开。


2012年,莫干山西坡。


有客人包栋,带着一大家子来度周末。入住时他发了一条微博:乡下条件是苦了点,墙壁还没刷完。


之后的每一年,他都会带着家人回来西坡,当初还在学走路的小朋友,现在都上小学了。


他偶尔夸我说,西坡留下了我们一家人的美好记忆,见证了小朋友的成长。偶尔也「怼我:看到这些没刷完的墙啊,我就知道是回家了。



从2010年改造完成第1栋山乡别墅,到莫干山西坡的8栋别墅30个房间全部营业,七年时间,八栋房子,西坡成了莫干山民宿的一面旗帜。


也就是这些年,莫干山民宿从「独乐乐变成众乐乐,从百余家变成1000+家,西坡的努力被看见,德清县局委把精品民宿001的号牌挂到了我们墙上。


设计、服务、运营、传播,酒店业几乎所有奖项,我拿到手软。


▽ ▽ 



——从哪一刻起,真正确定自己的选择是对的?西坡的理念和设计是对的?


赚钱算吗?得奖算吗?


最有趣的肯定,行业内有股风潮叫做「西坡风,管家说,许多客人入住时都是带着卷尺来的。


爆款民宿过云山居的网红女主人敏智说,就是来住过西坡,才坚定了要开民宿这件事。(类似的故事大概还有100个) 



有许多小细节,比如用村民户主的名字给民宿命名,当年他们说土,现在他们说酷。



我是德清人,爷爷曾是村里的泥水匠,村里的房子大部分都经过他的手,这是我早期的建筑启蒙。西坡莫干山的改造,从租房到施工直至最后的落成,我交了很多学费,也想明白了很多事。


乡村建筑或许不够时髦,但这些略显笨拙的村屋里,藏着历史、生活、和乡愁,自带一种柔软的抚慰。



山里人做围墙,不会拉一根直线,几十年的老师傅,眼睛瞄一下就行——直吗?差不多。笔直吗?没必要啊。


拉得直直的,会让人有紧张感,来山里度假,要的不是横平竖直,而是轻松的氛围,有温度的生活。


西坡,换一种方式留住这些被淘汰的旧屋,让你松弛下来,好好生活。


50年代末,为了打造新安江水库,周边的1078座山,变成了1078座岛


2015年,在千岛的尽头,我第一次遇到姜家镇的这个老社区:榨油厂、造船厂、谷仓;千岛湖第一批移民聚居的四合院落和渔民的家。


只是一个照面,我已经脑补出了,它以后会变成什么样。



七年来,几万个住客,百来号员工,我们总结出上百条规避和经验教训。


比如隔音,木结构的老房,墙体再厚,梁也会传递声音;


比如防止门窗变形、隔音、采光、防虫、屋顶防漏、卫生间防臭等等一系列问题;


还有柴油锅炉、燃生物质颗粒锅炉、电锅炉、空气能锅炉哪种合适,都要按照当地条件仔细斟酌。



吃过一些苦头,总会收获一些经验。一路走来,我们耐心「养成教育了自己的开发团队、设计师团队,为将来铺路。


在硬件、隐性工程保持稳定标准的同时,也延续了一贯的风格,很西坡。



无论是构图还是色彩,西坡千岛湖都像极了一部电影


保留了原来的房子和草地,因为他们开阔又亲密;植物从本地山野里采集移植过来,不会水土不服;依然用着老木头指路牌,怕你迷路。



那个曾经用来碾米、凭粮票换粮的仓库,如今是一个自产自销四季湖鲜,一心养胖你的火腿餐厅。





原来的造船厂,如今是视野极佳的五房湖景别墅。依然叫「船厂,只是,我们把它经营成另了一种美好生活方式。


原本的集体伙房,现在是一栋六房湖景别墅,正好能装下一大家子。



原来的榨油厂,变成了现在的油坊四房庭院别墅和wow多功能厅。


客厅是最多变的聚会空间,聚餐、会议、下午茶、派对,朋友来了,欢乐就来了。




原来渔民的家,变成了现在的「桔子泳池酒吧。



原来村民聚居的四合院,我们珍惜这种宝贵的亲密感,现在它依然是四合院。院中的一颗上了年纪的桂花树,和房子一起长大。



歪歪扭扭,却很有样子的插花;从世界各地淘回的老家具;用废铁设计的灯挂在老木梁上;本地淘来的老陶罐变身花园里的垃圾桶;


本地移植来的花草藤蔓,长得顺理成章;花园水泥路未干时,小狗路过留下的脚印,理直气壮……


这些令人会心一笑的细节,就是西坡最迷人的地方。 



▽ ▽ ▽



西坡的自成一派,是无处不在的「自在舒适的度假生活


在西坡千岛湖,我们准备了随时随地可赖倒的躺椅;丰富的饮料小食,在晚间时分的湖畔边、大草地上,迎着温柔的晚风,放着露天电影院。


无边泳池里的夏日大作战

 

四季里都有果树结满果子,自留地长满蔬菜


有趣的生活,来自有趣的人。


从第一栋别墅「玉芳家开始,从第一个管家小毛开始,如今的西坡,是一个200多号人的团队。


7年里,我做了很多不被理解的决定,从决定在小村子里改造一栋房子开始,决定只改建不新造,决定用村民户主的名字给民宿命名,决定餐厅不主动对外开放,决定用超过房间数一倍的人为客人服务……很多人都在反对,但我的团队,始终严丝合缝地执行着,用事实证明,我们是对的。



一个人,一栋房子,都不算西坡。


西坡是一个家。


我们有去医院看望生病的客人才顺便医治鼻炎的老刘;有把客人当成孩子一本正经推销烧菜手艺的阿姨;有自发组织的鱼尾纹乐队(爱笑~),为西坡写歌的小管家们;也有没有人不爱的小毛……



有一次聊天,问在西坡待了快五年的小毛,是什么让他一直待在西坡。他说:「我在西坡不是从事着一份工作,我是和西坡在一起成长。


这句话我一直记着,我觉得西坡不属于我,而是属于我们,属于乡村。



房间里的茶叶,餐厅里的鸡蛋,伴手礼里面的板栗和梨膏,都来自当地村民的天然土特产。


农村不应该落后于这个时代,我很幸运,一路走来,有那么多同路人,一起为中国的乡村逐渐放大我们的价值。


在这里,每天傍晚都能看到好看的日落和晚霞


我们很自信地向你发出邀请,因为只要你来过了,便会对我说:无论如何,我一定还会回到这个动人的地方。


西坡千岛湖的夜


「生活在别处,别处是西坡

爆款项目,手慢无」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在西坡,醒一次,更爱一次”项目支持页面,选择相应回报,支持老钱,去西坡看萤火虫。如遇问题,请在后台给芍药留言,我会为你解答。


如果你也喜欢这个故事

也请转发,让更多人看到~


首页 - 芍药姑娘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