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的故事(一):失踪的朋友

摘要: 我是一名精神科医学生,我有许多话,想说给看这篇文章的你和他听

10-02 18:01 首页 喆摄



她们的病人多数不配合治疗,需要费尽唇舌,甚至各种强迫。她们会遭到病人的辱骂甚至面临死亡的威胁。她们的收入很微薄,家人会质疑我们的坚持。她们的付出不被人理解,社会轻视她们,甚至敬而远之。

但她们有理由相信会得到越来越多的理解,让她们在关爱他人的同时,不再感到孤单。她们有许多许多的话想说,愿意将自己的故事和感悟与您分享,如果你愿意用心倾听,作者就会用心讲述更多。






“医生,我的朋友李凯(化名)失踪了”,她趴在我的耳边小声地告诉我。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叫王淑珍(化名),如同她的名字一样,是个贤淑聪慧的女子,身上穿的大衣有些年头了,但收拾得干净利落,一头浓密的黑发梳得一丝不苟,外形很符合她会计师的职业身份,我完全想象不出这个每次见到我都热情笑着打招呼的温婉女子竟然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离家出走了三次。

“李凯是谁?”我很诧异的问道。

“他是我以前在注册会计工程师培训班的老师,在那里认识的,之前有不懂的问题就会问他,他总是很耐心的给我们解答,他总是乐于助人,那时候他给了我很多的帮助,我现在有点事情要找他帮忙。”提到这个朋友,她情绪稍微有些波动。“可是我找不到他了,我觉得他已经失踪了”。

“你怎么确定他失踪了呢?”

“我去年2月份给他打过电话,还聊了很久,之后他的电话就打不通了,我很担心我就到浙江去找他了”。她的神情显得有点沮丧。

“那你找到他了吗?”我随口问道。

“我先去了他公司,一个与他同名同姓、长的很像他的男人接待了我,公司的人都跟我说他就是李凯,但是我觉得他不是。”

“难道这个人去了别的公司?”我心中狐疑。“那你有去过他家里找他吗?”我紧接着问道。

“去过了,在他家里还是只碰到了公司那个貌似李凯的男人,后来我觉得很害怕,我觉得我的朋友被别人冒充了,我怎么也找不到他了。”她的声音开始有点发抖。

“那你见到他的家人了吗?他失踪了,家里人怎么不去找他呢?”

“他家人告诉我他就是李凯,我不知道他家里人为什么不去找他,但是我一直在找他,后来我甚至怀疑他可能被别人害死了,我还报警了,可是警察来了解了一下情况就走了,他们肯定不会尽全力帮忙找的,估计是欺负我是外地人,不愿意帮忙,后来人还没有找到,我就被老公带回家了。”她显得有些心有不甘。

“你回家之后都做什么?”

“我一个人在外面寻找那个朋友也消耗了我很多体力,回家后我就休息了一段时间,也吃了一些补药调理身体,然后到公司去上班了。但是我心里一直记着这个事情。”她很坚定的回答。

“半年之后你又去了温州一段时间也是因为这个事情吗?”

“是的,这个事情一直在我心里,我一定要把它搞明白,有一次我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了温州动车事件,我觉得他的失踪可能跟温州动车事件有关,所以我要去温州查清楚啊。”

“查到了吗?”

“没有,我找警察帮忙,可是警察说我不是家属不帮助我调查,我就独立自己一个人在温州找,可是我在温州找了一个多月都没有消息。”

“那你上个月一个人跑去北京干什么去了?”

“我去北京上访呀,我想着这么个大活人就这么消失不见了,总得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嘛,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们都不管我就去北京呗,北京是首都总得有人管吧。”

“找到帮忙的人了吗?”

“我到了北京之后晕晕乎乎的把身份证还有钱包都掉了,感觉很害怕,就给我老公打电话了,他就来接我了,接我回来就把我送医院来了。医生,我把所有的事情都跟你说了,我的那个朋友真的失踪了,我离家出走就是要找到他,你快点让我出院吧,我要去找他,他是曾经给予我很多帮助的人,我不找到他我的良心会不安的。”她的声音有点低沉,似乎陷入了沉思。





以上,就是精神科医生与精神科病人的日常对话,精神科医生与病人相处需要的不是软猬甲、防身术,而是耐心和专业。

每一个病人之所以会成为病人,一定是他们发生了点什么,医生要做的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站在他们的角度去了解他们的故事和感受,然后走出来,站在专业的角度去分析他们的症状,给予系统治疗,帮助他们从自己的世界中走出来融入大家的世界。




作者介绍:南柯一梦(笔名),武大一临床学院精神专业博士生。

作者自白:不会常常思考人生,只能时时自省修身。有点喜欢自寻烦恼,于是每天晚上入睡前告诉自己:原谅今天所有的人和事,特别是自己,明天会更好。





思科研生活

取点滴积累

这里是武汉大学喆摄微信平台

欢迎转发、欢迎关注






首页 - 喆摄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