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

摘要: 本书是为纪念贡布里希而专门举办的一个展览,并且由贡布里希为这些作品写一本小巧而精到的导览。

09-13 20:41 首页 喆摄

本书是为纪念贡布里希而专门举办的一个展览,并且由贡布里希为这些作品写一本小巧而精到的导览。以贡布里希当时的高龄,当然不会也不能写一本关于阴影的详尽的著作,他要做的只是让我们注意到绘画中阴影的主题,并且可以试着去欣赏他们的美妙。


康平 三位一体 要注意的是,这是一幅画,而非是雕塑的照片。

 

阴影源于物体的不透明与光的直射。这同样意味着,阴影可以展示物的实在,使其具有立体感,就像康平的《三位一体The Trinity》一样。提到光,我们一定不能忽略用光的大师卡拉瓦乔。事实上,卡拉瓦乔是一个开端。在达芬奇的时代,人们努力的避免阴影带来的强烈对比,尽管达芬奇有七八十页讨论光暗效果的精彩绝伦的手稿,这些手法却从未通过他的绘画实践表现出来。并且达芬奇建议用云层来柔化光暗对比带来的强烈效果。直到卡拉瓦乔的出现。卡拉瓦乔吸引我们的有很多很多,比如他天才般得布局、极尽逼真的形象以及像《大卫提着歌利亚的头》中那样表现出的疯狂。但有一点却是他所有绘画中共同的,并且给绘画带来一种升华,让我们沐浴在感召与圣恩当中,那就是光线。


大卫提着歌利亚的头(歌利亚的头为卡拉瓦乔自己)

 

卡拉瓦乔开启了暗色调的传统,与拉斐尔那种天堂般的圣洁完全不同。极致的暗带来的不仅是阴沉,更带来的光的绝对神圣。无论是《圣保罗的皈依》、《洛莱托的圣母》还是《圣马太的蒙召》。卡拉瓦乔的画都是巨幅的,如果身临其境,我们的视线可能恰恰落在圣保罗的脸上,他的面孔完全被映成金色的,当我们顺着光线去寻索他的来源,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呢?是天使。同时不要忘了圣保罗的处境,他坠到了马下,即将死亡,在这一刻,他看到了天使,沐浴在如此光明的圣恩当中,他皈依了。


圣保罗的皈依

 

与这种手法如出一辙的则是光线从圣母的方向,照相了乞丐的面庞,这不禁让我想到了马萨乔的《用影子治愈病人的圣彼得》。与沐浴圣光不同,马萨乔另辟蹊径,在圣彼得走过的时候,他的阴影投在了跪在地上的病人身上,于是他的疾病被治愈了,这是另一种由光带来的神圣。

   

洛莱托的圣母


用影子治愈病人的圣彼得

 

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或许就是圣马太的蒙召了。在一个阴暗的税务大厅,里面的人们正无所事事地消磨时间,桌子上摆着纸牌。圣马太是一名税务官,他的身前放着笔和墨水。这个时候,耶稣出现了,他的手抬起来,指向圣马太,这个时候,一束光顺着耶稣手指的方向落在了圣马太的身上,这种光代表着蒙召,或许也代表着启蒙,就好像柏拉图洞穴寓言中光一样,让那个人走出蒙昧。这个时候,仿佛感觉到蒙召,圣马太抬起了头,并且手指指向心脏,仿佛在说“我吗?”,光的作用被放到最大,甚至这一束光成了整幅画的中心。


圣马太的蒙召


柏拉图的洞穴

 

这一切无疑是开创性的,在他之后,暗色调席卷了整个意大利,甚至影响到更远的地区。阴影不断地登上艺术的舞台。有时候,画家也用这种手法来表达一种恶趣味,就像伦勃朗的《扬·科内利斯·西尔维于斯的肖像画》那样。当然,也出现了《坐在高方桌前阅读的男子》那样走向一个极端的暗色调。


扬·科内利斯·西尔维于斯的肖像画 注意画中人物的手,伦勃朗通过阴影的塑造,使得画中人物的手仿佛伸出画外,让你有想去抓住他的冲动。


坐在高方桌前阅读的男子  透过窗玻璃和敞开的窗子的光几乎让人目眩,而忽视了人物和物体

 

而在一些故事里,阴影表现了一个人的本质,比如说鬼没有影子,人才有影子。又比如说魔鬼尽管可以便成人,但他的影子依然是魔鬼。比如《丘比特的影子》中,丘比特的影子被画成一个恶魔,这表示了爱会带来嫉妒的寓意。


又像格兰维尔《影子》(又名《法国内阁成员》见封面)所表现的那样,将几个法国内阁成员的影子化为酒鬼、恶魔、猪猡和盲从者来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讽刺政客的昏庸无能。贡布里希用这个简短的小册子表达了阴影的各种可能。里面甚至提到了乔仲常画的《后赤壁赋图》,记载了中国画里的阴影。然而,遗憾的是,贡布里希并没有注意到中国的皮影戏,不然它或许能发现影子的另一篇新的天地,而不必等到黑白电影的出现。


后赤壁赋图 这幅画是少有的画出影子的中国画,原因是后赤壁赋中的几句“二客从予过黄泥之板,霜露既降,木叶尽脱。人影在地,仰见明月,顾而乐之。”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这本书的封面也极有创意,封面分为两部分,一个是半透明的书皮,一个是真正的封面。半透明书皮上画着《法国内阁成员》的人物,透过半透明书皮,则在封面上看到他们的影子,相当有创意,且颇为巧妙,可见出版社是用了心的。

可以看到SHADOWS几个字是印在下面的,画中的影子也一样,很巧妙地表达了投射的含义。






首页 - 喆摄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