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7为何推迟上市2个月?郁俊会把广汽传祺带向哪里? | 汽车商业评论

摘要: 吴松对传祺品牌充满激情、自信和爱。但郁俊却始终呈现出对当下自主品牌的信任度不够或者说有那么一点高高在上。

11-18 03:18 首页 汽车商业评论

吴松对传祺品牌充满激情、自信和爱。但郁俊却始终呈现出对当下自主品牌的信任度不够或者说有那么一点高高在上。


《汽车商业评论》记者  张南

乌镇已经成为今年以来车企上市新车希望沾上互联网光环的标配之地。昨天晚上,广汽传祺GS7和GS3就在这里上市。

 

大家在对这两款车的颜值啧啧称赞之余,鲜有人提及的是,GS7比年初计划的6月上市晚了2个月。

 

这个拖期不一般,因为6月是现在的广汽集团执行委员会副主任、广汽乘用车总经理郁俊接替吴松主掌广汽乘用车一周年的日子,用一款新车上市来庆祝恐怕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但,他没有做到。

 

郁俊的理由是爱信的变速器不能足量供应导致GS8的“兄弟”车型GS7延缓上市;坊间的猜测则是5月开始,GS8销量开始下滑,必须先稳住阵脚才上新品。

 

两个说法听起来都有道理。

 

5月31日,广汽乘用车发出《关于传祺GS8供应量调整的声明》,表示即使“尽最大努力提升变速箱的供应量和GS8的产量”,也要“预计10月起将恢复正常配套供应”。

 

爱国群众认为这是日本人给中国企业穿小鞋,但是广汽集团总经理、广汽乘用车董事长冯兴亚随后表示这和GS8 超预期太多有关联——去年规划GS8每个月的销量才3000多辆,但2017年3月和4月每月销量都超过了一万辆。

 

但奇怪的是,直到2017年4月,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郁俊才飞往日本,希望爱信增加产量。这恐怕还是在冯兴亚亲自推动和带领下才做到的。

 

为什么这么说?

 

这里先判断一下GS8销量下滑问题真伪。我们认为这应该也是真的。实际的销量数据已经支撑了这一说法,但这显然不是因为爱信惜供的原因。

 

如果当初已经确定GS7在6月上市,那么它的变速箱显然早应该安排;如果为了保GS8而推迟GS7上市,那么GS8的销量在6月或者7月应该回到1万辆之列。但是它没有,还是和5月份的销量差不多。

 

GS8销量下滑的原因又是什么呢?竞品的挤压是一种,但激烈竞争下渠道的能力、营销的能力和产品能力也都可能是原因。

 

这里不说其他,就说产品的能力。今年以来传祺GS8质量问题不断被媒体爆出,开始让人怀疑其高颜值下的产品可靠性问题。

 

比如车内异味也很重。有媒体测出传祺GS8车内的苯、甲苯、二甲苯和总挥发性有机物超过国家标准30多倍!

 

比如发动机抖动、异响、烧机油、甚至自动挡熄火等问题层出不穷,还有中控黑屏、电子系统故障、新车生锈等问题也困扰着车主们。

 

比如7月网络上爆出传祺GS8和宝骏560碰撞后断轴问题。8月又爆出GS8在高速行驶时发动机机支架断裂,导致发动机下沉几乎脱落。

 


比如许多GS8车主发现车辆发动机出现故障,而冷却液罐内发现了铁锈状沉积物,其中一辆冷却液管道甚至被这些铁锈给堵塞。


 

再比如GS5因为变速箱问题而受到市场冷遇,GS4在C-NCAP碰撞中发动机甚至起火等等。

 

 

面对这些问题,广汽乘用车当然也采取了一些办法。拿“生锈”事件为例,广汽传祺官方公告并不认为“存在安全隐患”,但又答应更换相应零部件。让人对其说法感到疑惑。

 

 

以上种种,谁的责任?

 

众所周知,广汽乘用车总经理这一职位握有企业经营相当大的自主权,吴松当年在一无所有的基础上建立起了自主品牌制造基地和营销渠道,筚路蓝缕,鞠躬尽瘁。

 

一年多前,在广汽乘用车各项基础都已经完善,轻舟已经呈现能过万重山的情况下,郁俊年中接盘,当年成绩还不错,以致外界认为这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但是,中国车市竞争形势复杂,自主品牌汽车企业经营管理更是高难度动作。对于销售出身,从来没有独立创建过一项事业的郁俊来说,挑战空前巨大。

 

我们看看他的简历。

 

1998年,任广州本田汽车销售科科长; 

 

2001年,任广州本田第一特约销售服务店副总经理;

 

2002年,任广州汽集团商贸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2006年,任广州羊城汽车有限公司、广州骏威客车有限公司总经理; 

 

2007年,任广汽本田汽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2013年6月,任广汽本田执行副总经理; 

 

2016年6月,任广州汽车集团乘用车有限公司总经理。

 

如果说在广汽本田做执行副总经理的时候还有一定成绩的话,那也是因为合资企业整体经营已经到了体现竞争力完备的阶段,何况还有外方把控。

 

到了广汽乘用车这样的自主品牌企业,很多课题对于没有真正“吃过苦”的郁俊都是陌生的,唯一幸运的是研发方面的工作还由作为广汽集团旗下并列企业的广汽研究院承担,张帆领衔的卓越设计团队是其最大的亮点。

 

郁俊在到广汽乘用车一周年时接受媒体访问的一些表达也部分说明了这一点。

 

他说从“合资企业过来人的这个角度来看”,“高速发展”的传祺“基础不扎实”,而且上下还不知道“品质优先”,为此要“更加注重品质”,“不管是日程还是销量,甚至成本都要为品质让路”,对“整个品牌以及企业文化进行重新的梳理”。

 

这听起来正确的言论让人感觉到有那么一点不对劲。这就是一个成立6年多的汽车企业总经理的核心工作? 

 

而且,按照他这样的说法,那么今年以来传祺产品发生的一些问题都是所来有自,只是很难想象去年他表示为了质量推迟上市的GS8怎么还会有那些质量问题。

 

还有,他同前任总经理吴松不太一样。吴松对传祺品牌充满激情、自信和爱。但郁俊却始终呈现出对当下自主品牌的信任度不够或者说有那么一点高高在上。

 

他说:“整个中国品牌目前还正处于一个突破期,还没有说完全可以跟合资品牌达到统一水平,这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但是最近我们看到整个行业有一些比较浮躁的声音,认为自己已经完全跟合资企业达到一样的水平了,已经可以跟他们相提并论,完全可以跟他们竞争,这样的心态是不对的。”

 

你不能说郁俊这样的判断有多大问题,但我们从中看不到什么激情和对创业的渴望。这样一位从合资企业出来没有独立打过自主品牌江山的总经理能够把广汽乘用车带多远,很多人还是心存疑问。

 

所以我们看到在变速箱供应火烧眉毛的时候冯兴亚带着郁俊到日本寻求变速箱配套。

 

所以我们看到原本作为广汽乘用车旗下分公司的新能源业务被分拆出来成立了单独运作的广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

 

所以我们看到传祺一直没有一款走量的轿车,GA3,GA5本应该走量却很疲软,只有一个GA6苦苦支撑,很难指望明年初上市的GA4能有改观。

 

所以也让我们对广汽传祺2019年要卖到美国去深深捏了一把汗。卖过去不是问题,卖好才是真正的问题。


END
欢迎投稿分享,readers@autobizreview.com;

商务合作请洽曹女士,18612438597


点击“阅读原文”报名参加2018第五届轩辕奖启动仪式


首页 - 汽车商业评论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