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书店就是一个阶层

摘要: 昨天晚上说要开书店的文章发出后,反应强烈。 最明显的就是担忧如何赚钱。 在对书店的态度上,其实已经决定了一个

10-12 02:37 首页 东方筹

昨天晚上说要开书店的文章发出后,反应强烈。

 

最明显的就是担忧如何赚钱。

 

在对书店的态度上,其实已经决定了一个人在社会中的位置。

 

一个书店就是一个阶层。

 

第一种分层:进不进书店?

 

互联网很发达,但是,努力的人都在看书。

 

基本上,进不进书店,对于人群来说,就是第一个分层。

 

有的人,振振有词地说,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看实体书。这个不看实体书的,就是一个分层。

 

有的人,做飞机要看书,办公也要看书,这个看实体书的,本身就是一个分层。

 

在对于书店的态度上,进不进书店,本身已经对人群进行了分层。

 

进书店的人,和不进书店的人,大概是不容易聊到一起的。

 

第二种分层:开书店的目的

 

有的人开书店,就是一种情怀。

但是,不代表这个有情怀的店老板不赚钱。

 

我记得1998年去南京看我在南京大学读博士的同学,南大门口彼时有一个先锋书店,店老板是个作家,我同学专门带我去见钱晓华,看先锋书店。

钱晓华开书店,肯定是有情怀的,但是,这个有情怀的作家同时也注重可持续发展。所以,后来,先锋书店做得很成功。

 

现在还有一些开书店的,本质上是把书店当咖啡馆开。

开咖啡馆很难赚钱,所以,这样的开书店也很难赚钱。

于是,一听说别人开书店,马上就笑话别拿情怀说事,其实,这么说的人,多半是自己伪情怀或者说没情怀。

一般来说,所有以纯粹赚钱为目的的事情到头来基本赚不到钱。

 

情怀有多大,其实,舞台才有多大。

 

开书店的目的直接决定了书店的未来。

 

书店:最美好的社交场所

 

对我来说,开书店不是偶然,是必然。

 

这一次,我们开这个书店,只有一个目的:传播文化。

 

我们立足通州大运河漕运码头,就是要传播大运河文化。

 

如何传播文化,在我们看来,图书是一个很好的介质,书店,是最美好的社交场所。

 

没错,过去我们有茶馆,今天我们的茶馆被咖啡馆替代。

我不会选择抱怨,我认为,真正美好的社交,应该在书店。

这个观点是我在几个月前提出来的。

 

很多人不一定读书,很多人过去没有养成好的阅读习惯,现在很难改,就拿教孩子读书来说,家长不读书,孩子很难读书。但是,我想,如果你跟孩子说爸爸/妈妈是一个书店的合伙人,我想,你的孩子养成良好的读书习惯是必然。

 

因此,我们开的书店,不是大而全的图书卖场,而是一个有价值观、有品味的社交场所。

 

说说书店合伙人的事情

 

我们这个书店的模式,是图书+社交空间+文创+创客空间的模式。基于我们的产业背景和社会资源,这个书店肯定是一个可持续的空间。

 

那么,为什么还要引进合伙人呢?

 

记得我在研究晋商会馆的时候,那些会馆都是商会的会员们几十年的捐赠积累下来的成就,彼时,我就体会到,众人的力量是多么伟大。

 

今天,我们如果想实现“书店是城市最美的社交场所”的梦想,仅仅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是做不到的,也是时不我待的,因此,我们希望引进合伙人。

 

我们先在北京做第一个尝试。

 

目前的想法是以“新身股”的模式来推进:

1、喜欢读书的,有书店梦的,欢迎参与;

2、不纠结如何赚钱的,欢迎参与(欢迎探讨可持续发展);

3、所谓新身股,就是合伙人的身份,要有一年的考核期;

4、在金额上,可以选择1000元、10000元、50000元三个档,1000元和10000元是消费金额,只是消费的折扣上有差异;50000元,折算股权,一年后可以按照当前的估值换作公司股份。

5、准合伙人的投入,在一年到期后,可以选择正式加入或者退出(已经消费的金额除外),一年之间,费用无法退出。

6、50000元名额20人上限;1000050人上限;1000元不限人数。

 

一句话,我们有一年的磨合期,一年以后才是合伙人的最终版本。

 

《终于,我要开一家书店了》





新身股  新东家

源于晋商


经典案例

华为“虚拟股”

碧桂园“同心共享”


除了员工身股

还有客户身股





首页 - 东方筹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