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莎式女人】顾劼亭:我没有愧对姓氏

08-16 19:06 首页 时尚芭莎

顾劼亭,出身书香世家。2岁半学琴,9岁考入上海音乐学院,18岁全额奖学金进入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并成为该校首位华人钢琴硕士及室内乐硕士。被誉为“才华横溢的新一代中国钢琴家”、“女版朗朗”、“中国钢琴界的西本智实”、“迷妹最多的女钢琴家”……2014年,她联合苏州昆剧院打造“当德彪西遇上杜丽娘”,开创了全新的舞台表演形式——音乐事件。

 

不能有愧于姓氏


“顾家人,不管做什么,不能有愧于姓氏。”这是顾劼亭从小接受的教育。曾叔公顾维钧被誉为“民国第一外交家”,爷爷顾树森是中国近现代教育史上著名的教育家,父亲顾克仁作为著名的戏曲文化学者,主持创办中国昆区博物馆并历任苏州评弹博物馆、苏州戏曲博物馆馆长。



“要记得我们每一代人在自己的时代对社会的贡献和价值”,父亲的耳提面命,使顾劼亭很早开始思考“在这个时代,我应该为社会带去怎样的价值”?相较于资源、物质,顾劼亭的家世背景带给她更多的是一种骨子里的“精英思维”。在这种思维的引导下,“当德彪西遇上杜丽娘”的诞生,于顾劼亭而言,是一种必然。她会将之定义为“一个艺术事件”,而非“一场演出”、“一幕舞台剧”,也是一种必然。


世家光环意味着更多的责任


2岁半,顾劼亭被抱到钢琴前,从此开始了这项终身技艺的研习。学艺是辛苦的,没有一项技能的养成不是建立在枯燥与汗水之上。她不太谈这些,也没有把这一点作为标签塑造的工具。认真研究她的出身,大约能明白,对这样一个家庭来说,“吃苦”早就是一条默认的通道。每一代都有人走到自己领域的巅峰,谁曾不费吹灰之力么?


两岁半的顾劼亭开始学习弹琴


9岁考上音附小(上海音乐学院附属小学),考前一周被诊断出心肌炎,医生建议休息。父亲首先坚持让她考试:努力了一年,无论怎么样,要看到自己的成果。考上之后,读不读?顾家在苏州,学校在上海,父母不能陪读。商量的结果是:读,每周末她自己坐车回家。第一次从上海到苏州,下了车看到父亲在大门口迎接,带着少年英勇的成就感,顾劼亭得意地飞奔上去。“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天,父亲就在绿皮火车的另一节车厢看着我。到站之后,他以最快速度跑了出去,假装只是在门口迎接。”


认真翻看琴谱中


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已经习惯了独自面对人生。而这个家庭对子女的爱护,是如此体面而节制,成熟,令人观止。于是在这样家庭长大的这位女钢琴家,在被问及为何短发西装而非长发长裙时,可以很自然地回敬:“我为什么要是你想象的样子?”



对顾劼亭来说,以这个音乐事件为源头,她找到了自己一直以来思索的答案,找到了她自己的“传承使命”。将家学渊源中对传统文化的理解传承,将专业教育多年对古典音乐对德彪西的理解传承,作为当代音乐匠人将自己已经融会贯通的古典音乐以现代人更愿意关注的方式传承……顾家人做的事——她找到了可以与父辈平等对话的那根杠杆。

 

为我的时代做我的音乐


白色缎面西装 Ralph Lauren

白色真丝阔腿裤 Ji Cheng


为情而死又因情复生的中国古代贵族小姐,与在琴键上挥斥方遒了一辈子的法国古典音乐大师之间,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观众好奇,媒体好奇,整个中西乐坛的戏曲与钢琴研究学者都在好奇。当顾劼亭第一次对父亲提出这个概念,这位研究了一辈子昆曲的学者皱起了眉头:“你做这件事的关键词是什么?”打着跨界噱头乱搭一气的投机者太多了,父亲担心她会把这件事搞砸。“纯粹”,她答,“这件事是不可替换的,我不会允许另外一个角色来替代杜丽娘,也不会换德彪西为另一个钢琴家。”


“当德彪西遇上杜丽娘”在苏州博物馆演出


2014年末,“当德彪西遇上杜丽娘”在苏州博物馆举行了短短15分钟的媒体预演。饰演“德彪西”的顾劼亭以《冥想曲》、《水中倒影》等情绪各异的名段作伴,陪伴“杜丽娘”在《游园惊梦》、《月色满庭》的悲欢离合间起承转合。其情绪之饱满,感官之融洽,艳惊四座。


此后,历时两年,“当德彪西遇上杜丽娘”前后衍生出园林版、舞台版等不同版本共计X场次的演出。顾劼亭这个名字,也由“旅法钢琴家”延伸为“舞台导演“、“艺术事件开创者”。


“当德彪西遇上杜丽娘” 在上海音乐厅的演出


一切起源于2009年开始的一场研究。顾劼亭在她的钢琴课题系列研究《论德彪西钢琴音乐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异曲同工之妙》中,以近长达70页的论文,从中国昆曲、水墨画、中式园林建筑、古诗词等多方面探讨了德彪西钢琴音乐与东方文化在美学和意境上的相似和共通。这篇论文引起法国索邦大学艺术、音乐和文学系教授们的热议并受到一致好评,后被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图书馆收藏。随后,她在法国展开了一系列关于东西方文化交融的德彪西系列音乐会,被誉为“黑白键上的丝绸之路使者”。“当德彪西遇见于杜丽娘”,正是此研究课题延伸出的全新舞台作品。




也许从更早的时候,18岁,当其他钢琴学生普遍选择美国而她的家庭为了使她更接近古典音乐的源头而将她送去法国时,这样的思考就已经开始了:我是谁?我与其他钢琴演奏家有什么不同?一百年来都有人弹巴赫,我能为这个时代做些什么?

 

新时代钢琴家有自己的样子


顾劼亭不会以某次登台、某次获奖作为自己艺术生涯的鲜明事件。对她来说,值得说道的有三件事:第一,9岁选择了专业院校,决定了与钢琴这条路的紧密相连。第二,18岁去法国,开始了思维模式、价值体系、钢琴技法的养成,成为职业钢琴家,展开了对世界认知的真正深入。第三,“当德彪西遇上杜丽娘”,这意味着她不再仅仅停留于演奏家身份,有了更全局的艺术创作能力。



任何一个专注做一件事情的人,如果要在这件事情上有所建树,其背后必然需要非常浩大的力量与学识做支撑,也就是要广博。触角旁伸,收集大量养分。融会贯通,于一点发力。


对顾劼亭来说,触类旁通是本能,追本溯源则是习惯。



参加敦煌主题的活动,她会在短时间内找到所有与敦煌有关的书籍,密集阅读。然后延伸研读佛教。佛经有不同经本,她会向上溯源,看释迦牟尼。读哲学,她也会有意识地研究柏拉图、苏格拉底。读历史,她由大通史入手。读剧本,她看莎士比亚四大悲喜剧。“去源头,体系建立的地方,最基础、最原始的东西。”对于一件事情如何发生、从哪里来、背后是什么,顾劼亭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她对肤浅、片段的表达缺少兴趣,追求本质,追求根源,尽管根源通常是枯燥的。她是宁愿花费大量时间,也要做到对一件事情心中有数的人。


黑色西装外套 Chloé

白色衬衫 SAINT LAURENT PARIS

黑色西裤 Judy Hua


这成为一种笃定,建立在深入研究之上的确认感。所以你见到的顾劼亭是非常缓慢的,她很温和,不急于表达与辩解,却绝不含糊。


她会建立一些科学的方法,辅助自己从每件事当中获取最大养分。比如读书,每看完一本书,会把它从脑海中撕掉,忘掉感知。然后通过二次跳跃式阅读,从中攫取理论。再由理论诞生出新的感知。是一个不断打破重建的过程。正好比“当德彪西遇上杜丽娘”的构思阶段,她先要让自己忘记多年来对昆曲、对钢琴的情感印记,站到观众的角度,站到两个学科研究者的角度,挑选出客观的、理论型的标识,使它们成为站得住的基础。再加入自己的感受,使这个基点具有温度,具有顾劼亭式的气息,然后挥发。


定义自我,不需要被定义


顾劼亭从未忘记钢琴是她的立身之本,却也从未将钢琴视作唯一。她非常清楚自己赖以生存的根本是什么,但没有被束缚,不会小心翼翼过分强化主要技能在自己生活中的位置。


2013年钢琴协奏曲音乐会


她不是个完全随性的艺术家,如同干净利落的外表,你说她有理工气息,并不过分。她的演绎与行为,是克制的、有分寸有章法的,一如早年的家庭教育。也许是无意识的客观养成,也许是主动约束,顾劼亭是以一种清醒有度的方式,进行着放肆而大胆的艺术创作。其鲜明比照,正如她早年不理解而如今深爱的贝多芬:快速转换下的冲突,非常直接的进、出、大、小、乐、悲,刚烈又柔软。



“我会一直一直弹钢琴,弹钢琴是我这辈子最想要做的事情也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事情。但我不希望通过弹钢琴让你记住我是谁,我要的是你看到我是谁,再看到我弹的是什么作品。有些人是希望通过从事某种行业取得某种成就,然后让人知道自己是谁。我希望以我的才华,整合出我希望传递的价值,完成我的艺术表达,然后大家才知道,她钢琴弹得很好。”


 Business Traveller China Awards 2016 颁奖晚会


顾劼亭在这种微妙的矛盾间平衡,以自己的积累、思考、坚持,形成了自己的调性。


她首先是顾家人,是顾劼亭,是个艺术家,然后才是钢琴家。


参加Tods家族的家宴


她喜欢穿Tod’s皮鞋,尖头挺括。服装中性,打扮帅气。舞台上沉稳持重,却在朋友圈吐槽、卖萌、搞怪自拍,毫无偶像包袱,十足十的小女孩。


她不排斥商业合作,但谨慎挑选品牌,心中对事物有自己的把控。“当德彪西遇上杜丽娘”中,她不仅是钢琴演奏者,更是整场戏幕的总策划、导演,甚至一手包办舞台灯光背景的设定。


与老师商讨琴谱


本质上,顾劼亭是个“斜杠青年”,即不以某种身份为束缚,始终不放弃探索自身新的可能性,允许自己在不同职业间灵活变换。她弹钢琴,但不只是弹钢琴。与成为钢琴史上不容忽视的卓越大家相比,与小心翼翼扮演一个优雅的钢琴家相比,她更愿意成为时代音乐、文化的传承者,成为一个艺术形态的探索者。这大概是一种安全感,当一个人不害怕被遗忘的时候,她才会真正为了自己去做一些事情。正往往是这样的不害怕,又让她所做的事情从容,有趣。


上海国际艺术节 演奏现场


是否只是弹钢琴?顾劼亭在读书期间就有过犹疑,她想趁着年轻,尝试更多可能性,比如摄影。父亲制止了她:“任何一门技艺的学习都好像是爬山。你如果现在去学摄影,需要先从自己的山头下去,再爬另一座山头。这显然比别人一开始就爬那座山要慢许多。你应该先到达自己的山顶,把一门专业学精。或许到山顶后,你会发现山与山之间的距离并没有你当初想象得那么远。”


漂亮的双手


多年以后,当被问及为什么选择德彪西与杜丽娘作为切入点时,顾劼亭给出了她爬上山头后的答案:“我从四五岁开始弹德彪西,在法国也一直弹,对于他的音乐、技法、演奏,都形成了西方式的原汁理解。昆曲是我从小的生活环境中就存在的,咿咿呀呀,早已入梦,那是我早年在传统文化上建立起的认知和修养。将这两者融合,对我来说,并非两种学科的强融,而是把脑海中早就存在的画面呈现出来,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旧梦新织。”


编辑/顾文瑾

造型编辑/丁佳佳

摄影/安杰  

造型/ Echo chen 

文/月季

场地/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 Shanghai


长按下方图中二维码进入“芭莎达人团”小程序

申请王凯8.18生日会门票,与他一起过生日!

数量有限,只有10张,快来抢呀!



想了解更多时尚芭莎精选资讯

长按二维码进入小程序

“时尚芭莎in”







首页 - 时尚芭莎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