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装科幻小说 | 裙子替我来爱你

08-16 19:06 首页 时尚芭莎

当科技进入时尚界,我们身上的衣服在未来会变成什么样?BAZAAR特邀科幻小说家郝景芳,带我们畅想一个被时装所代替的爱人。






主笔

郝景芳

科幻小说家

凭借短篇小说《北京折叠》获得第74届雨果奖


裙子替我来爱你

 1 


       素素到了餐厅。

       她觉得身体很虚弱。上午强打精神坚持了几个小时,参加了两轮面试,都不算太成功。中午又陪一同参加面试的姑娘吃了个饭,听她不间歇地唠唠叨叨一个小时,整个耳膜都被震疼了。刚刚想去再买一件下周面试的衣服,但试来试去都不可心,到最后身体和精神都没了力气。去便利店买了根雪糕,刚出门就一失手掉在了地上。那一瞬间她委屈得哭了起来,不明白自己为何如此孤独,所有事都不顺心,又都得自己承担。

       眼泪落在衣领上,衣领的镶边突然从硬朗的金属银色变成了温柔的米色。接着整条裙子的衬里都温热了起来,腰和背部稍稍缩紧,轻微压在她的躯体后侧边,仿佛有人用力拥抱她似的。

       素素惊得躯体僵硬起来,但随后又有几分明白,大概是眼泪触发了裙子的自动安抚功能。她慢慢不怕了,在温热和缓的按压下放松起来。毕竟是柔软的复合真丝料子,比按摩椅又舒服几分。她想起任毅上个月送她这条裙子时说的话:“我不在的时候,让它给你安慰。”

      她走到了和任毅约定晚餐的餐厅,坐下后给他打了个电话,可接听的还是他那个永远客客气气的智能秘书“小诺”。十次有八次都是她,要不是知道小诺只是程序,素素几乎要吃醋了。她挂了电话,没有留言,毕竟心里的堵不是小诺能解开的。看着菜单,点菜的心思全无。她不知道任毅现在在做什么,差十分钟六点,离约定的时间只有十分钟了,但他连电话都不接,似乎还在忙工作。那他还能不能准时来?会不会又放鸽子?如果是那样,那点菜还有什么意义?

      素素出来找工作之前在家待了两年。最初之所以选择辞职留在家里,是因为任毅创业,工作太忙,需要有人时时处处帮他打点家事。他还说只要创业顺利,将来有她的幸福生活,无须工作操劳。然而两年过去了,素素并未看到她期待的安康,任毅却越来越忙,也越来越焦躁。她在日复一日的无所事事中变得心慌。那种心慌是看到火车即将离去,自己努力奔跑却怎么也赶不上。她觉得自己需要再找一份工作,不仅是因为钱,更重要的是让自己有个可以依凭的精神支柱。

      可是她的面试并不顺利。她已经不是应届毕业的大学生,既没有他们的身份通道优势,也没有那种为了得到机会不惜一切的热忱。面试官都想听到“我真是太喜欢这工作了”,但素素只会诚实地说:“我在几个方向都投过简历试试”,不会为了讨好他们而说言不由衷的话,于是被看作无心工作,自然受尽了冷眼。

     她的衣服也总是在面试中变换颜色。入场的时候是橙红,随着面试进程的推进,颜色越来越暗淡,直到出场的时候变成深青蓝色。她不知道一件衣服到底如何判断出她的情绪激素指标。忧郁日深,面试官们总是看着她的裙子变色,惊讶却从不冒失发问。

     已经六点了。素素心里发沉,似乎预感到这不会是一个愉快的夜晚。餐厅点燃了烛火,旁边座位三三两两坐入了客人,有相对碰杯的情侣,有带着两个小孩的夫妻。服务生来了两次,问她要不要点单,她都说还要等人,只是感觉越来越尴尬了。于是她再一次拨通任毅的号码,心里有点绝望。但这一次,电话却接通了。

     “喂,”素素说,“阿毅,你在哪儿?”

     “我就在你身旁。”任毅的声音说。

     素素左右看,想从人群中看到熟悉的高大身影,可是左右都没有看到。

     “你往底下看。腿上。”任毅的声音又说。

     素素低头,看到一张人脸,惊吓得几乎把手机扔到地上。好不容易拿稳了手机,喘口气,定了定神,又小心翼翼把眼神往膝盖上移过去。人脸消失了,裙子恢复了刚才的淡紫色。但是她的目光再往上移,发现在臀部附近出现了一只大手,大小和真人一般无二,角度也刚好像是从身后环绕,抱着她的腰。她又一次惊吓得不轻。

     “别怕,”任毅又说,“真的是我。我还在路上堵车,就用这样的方式先陪陪你。”

     素素仍然在惊呆的情绪中难以平复。

《时尚芭莎》九月上内页大片


 2 

     任毅赶到餐厅的时候,已经超过七点半了。

     一路上,他都在问小诺,素素那边什么情况。小诺说:“从餐厅传来的录像看,情况不算太好。刚开始还算平稳,素素和裙子上的人还有一些客客气气的交流,一度还有说有笑,但很快就开始出问题。素素说着话哭起来,可能是抱怨,之后生气地拍打她的裙子,但是因打到自己,又疼得停下来。接下来就是僵局,一直到刚才。”

     任毅心里又沉了沉,问:“她说什么了?分身的语音记录你听了吗?”

     “还没有。”小诺说,“您需要现在调出来吗?”

     “时间恐怕不够了。”任毅看了看地图,按照导航,还有十几分钟就到餐厅了,“不过,还是给我听听吧。多少听一点。”

      他从头开始听,从素素和裙子上的分身6号开始交谈,听到分身6号解释自己迟到的理由,再到他们开始闲聊。到第10分钟的时候,他觉得有哪里不对,但听不出端倪,只是有种尴尬。

      出租车停下,虽然驾驶员的位置上并没有司机,但车里还是播出浑厚的男声:“目的地已到达,请您带好随身物品。”任毅虽还想再听,但也不能逗留。他咬咬牙进了餐厅,看见素素一个人嘟着嘴在餐桌边坐着。桌上除了三个空杯子,没有菜和饭的痕迹。原来她一直都没有点菜,饿着肚子在等他。

      任毅低头,看见素素裙子上的腰侧仍然有他自己的手的影像。素素时不时把那只手拨开,很嫌弃的样子,但那只手总是不温不火、锲而不舍地重新围上来,令她越发恼火。当初他在给素素选衣服的时候设定了两款显示方式,在裙裾或衣襟上显示能对话的面孔,在肩膀或腰际显示拥抱的臂膀。现在看来,效果并不算太好。

      “素素,”他走过去,低下头,陪着笑脸说,“真不好意思啊,今天又来晚了。”

      “你一个‘又’字,用得还真好。”素素声有怨意,也不掩饰自己的不快。

      任毅刚想回答,忽然听到自己的声音从另一个方向传出来:“你觉得自己被忽略了,这是我不好,每个人都不希望被忽略。别生气,我以后多多陪你。

      任毅听到自己的声音,内心还是惊愕的,尽管他完全知道这声音从哪里来,也知道这声音背后是什么样的大数据学习程序。但在现场听到这样的声音抢在自己面前,对自己心爱的女人讲话,还是觉得十分不适应。他的汗珠从额头涌出来,像是看到某个他人鸠占鹊巢抢了自己的幸福。

      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素素又说:“看到了吧?你就是用这种东西来敷衍我?你安排它来哄我,它说的就代表你说的?它抱紧我,你就觉得安慰了?你和它是什么关系?”

      任毅张着嘴却不知道怎么回答。这问题,面对客户时给的是一种答案,此时给素素却又完全不一样。可他还没来及说,裙子里的声音又开始回答:“不要小看‘分身’,我是内心思想,而我们都希望表达对你的爱。”

      “对我的爱?”素素低头,有点讽刺地对裙子说,“如果我不爱你呢?你自私又无能,凭什么让我爱你?”

《时尚芭莎》九月上内页大片


      “那我也依然爱你,素素,至死不渝。”裙子里的声音用没有平仄的语调机械地答道。

      “任毅,”素素突然含着眼泪说:“你听见了吗?听得见我骂你吗?那你现在生气吗……你知道什么是生气,什么是悲伤吗?你知道我现在为什么悲伤吗?你总以为换个完美无瑕的产品就行了,就像这样换条裙子……”她说着指着裙子说,“可是我骂了它,它都不会生气啊!那它又怎么会知道我现在心里的感受?!”

      素素站起身,拿着包离开了。她想,他可能永远都无法懂得她的感受了吧。

      只留下惊愕的任毅呆坐在原地。

《时尚芭莎》九月上内页大片



编辑/Yoanna  


策划:时尚芭莎时装组

监制:于昆K

微信编辑:Leon Deep



长按下方图中二维码进入“芭莎达人团”小程序

申请王凯8.18生日会门票,与他一起过生日!

数量有限,只有10张,快来抢呀!



想了解更多时尚芭莎精选资讯

长按二维码进入小程序

“时尚芭莎in”






首页 - 时尚芭莎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