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礼物 | ?高家宏

摘要: 唉,我再也吃不到那么香甜的鸡蛋和烙饼了!那令人终身难忘的生日礼物!

09-08 00:37 首页 保康

2017年9月7日  总第924期  保康微信平台




生日礼物


高家宏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我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饥饿伴随着我度过整个童年。全家十二口人,上有两个祖父、两个祖母,下有六个嗷嗷待哺的孩子,父亲积劳成疾长年病号,家庭千斤重担都压在身体单薄的母亲身上。当时人民公社社员都靠挣工分养家糊口,劳动力多的家庭挣的工分多,分得的口粮也就多一点儿,日子过得也就稍微好一点儿。像我们家这样的家庭,十二口人吃饭,只有母亲一人挣工分,所分得的口粮自然就极少,别人家一月人均能分二十八到三十斤毛粮食,我家人均每月就只能分到十二三斤。单靠这一点粮食,虽然每天只吃两顿能照出人影的玉米糁糊糊,仍然照样不够吃。在这样极度贫困的条件下,母亲以惊人的毅力和超人的智慧维系着全家的生活,使全家人虽困难却感到温馨。

记得有一天早上,我背上书包准备上学的时候,母亲从厨房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热烫的煮鸡蛋递给我说:“小奶娃儿,今儿你过生,给你煮个鸡蛋带上到学校里吃!”接过母亲递给我的热乎乎的鸡蛋,我欣喜若狂,激动万分,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我双手紧紧地攥着鸡蛋,飞奔在上学的路上,十二里的上学小路,双手竟然一刻也没离开鸡蛋,就这样紧紧地攥着!上课了,把鸡蛋小心翼翼地放在书包里,乘老师讲课不注意时,小手又悄悄地伸进书包摸摸它,生怕它不见了;下课了又把鸡蛋拿出来,找个没人的地方,悄悄地放在鼻子尖上闻一闻,那一股股淡淡的香味简直让人陶醉,更不忍打碎掰开蛋壳把鸡蛋吃掉。就这样,一个鸡蛋把我折磨了一天、激动了一天、忐忑了一天。好不容易等到放学,我忍着饥饿,快步走回家,当着母亲的面,小心地将鸡蛋剥开,仔细地把洁白的蛋清和金黄的蛋黄分成两份,自己吃一份儿,给妈妈嘴里硬塞一份儿,妈妈起初硬是不吃,在我的一再坚持下,她老人家才把那一份吃了,妈妈一边嘴嚼着鸡蛋一边喃喃地说:“小奶娃儿孝敬,伯伯妈妈有指望了!”是啊,对今天来说,一个鸡蛋算不了什么,但在物质生活极度贫乏的当年,在经济政策极度偏左的情况下,一只鸡就是一家人一年四季吃油、点灯的依靠,一个鸡蛋就能决定一家人一天炒菜有没有盐放……

有时候我生日那天,母亲也会给我做一个比月饼稍大一点儿的玉米面饼子给我。母亲把金黄的玉米面和成糊状,捏得薄薄的,再在上面放一点酸菜当做馅儿,捏好后用双手均匀地在胸前抖动,等做好后就把饼子放到煮稀饭的灶洞里去用火灰烧,这样做出来的玉米馍又香又脆、美味可口。我们全家一天只吃两顿玉米面糊糊,这个不大的玉米饼就是从全家人牙缝里挤出来的,其珍贵程度令我终生难忘!

1984年,我参加了教育工作,工资少得可怜,每月的薪水是34元人民币。每当我过生日的时候,我无论工作多么繁忙,我都会抽出时间到街上买几斤白砂糖再加上几瓶雪梨罐头给母亲送回去。走近家门,我所熟悉的母亲炒菜的香味老远就迎面扑来,我鼻子一闻就嗅出了有我喜欢吃的酱豆炒肥肉和木耳炒鸡蛋……香喷喷的饭菜摆在桌子上,这一天我特意坐在母亲身边,给母亲泡了一杯白糖水,给她老人家奉上一块雪梨罐头,我自己端着小酒杯对母亲说:“妈,今天是我的生日,二十多年前的今天也是你的痛日,感谢母亲的养育之恩,我敬你一杯酒,祝你健康长寿!”母亲高兴地喝一口白糖茶、吃一块香甜的雪梨罐头,笑得合不拢嘴,满脸岁月沧桑的皱纹瞬间变成了一朵美丽的牡丹花,心灵的愉悦把从前艰难的岁月抛在九霄云外!

1992年,我成家了,有了妻儿。没当生日那天,我都会放下繁忙的工作琐事,带着妻儿回老家看母亲,有时给母亲买一身她喜欢的衣服,有时给她老人家买一桶洁白的猪板油、砍一块猪后座,有时也给母亲几百元钱。回家后,母亲也总会给我们做一桌丰盛的饭菜,小酌一番,酒醉耳酣之际,嘴也格外甜,说些感激母亲的话,免不了提到儿时母亲给我过生儿时煮的鸡蛋、烙的玉米饼……母亲总是说:“天下父母的心都是一样的,当时只有那个条件,把你们几个小娃子亏着了!”其情也亲亲,其乐也融融!

天下父母的心都是一样的!现在的条件好了,当我的女儿过生日的时候,我们要么给她买一身新衣服、要么办一桌丰盛的酒席、要么给她寄去一千元钱……女儿也很懂事,记得她满七岁的生日那天,她自己到书店里买来材料,亲手为妈妈做了一张贺卡。长大了,女儿到远处读书了,每当自己生日那天,总会不忘给父母打个电话或发个短信。相比母亲给我煮的一个鸡蛋、烙的一个饼子,我给女儿的生日礼物可谓丰富得多也值钱得多!但不知为什么,自己总觉得其中还缺点什么。

今天又是我的生日,弹指间五十多个春秋悄然逝去,华发已生,母亲离我而去已四年有余,如果她老人家还健在的话,已是九十有二。今天我不知道该给母亲买点什么,望眼烟云,我只能来到母亲的坟前,低吟碑文,缅怀母恩,焚香膜拜,烧几张纸钱,洒三杯清酒,以示纪念五十几年前的今天——母亲的痛日!

唉,我再也吃不到那么香甜的鸡蛋和烙饼了!那令人终身难忘的生日礼物!


二〇一七年九月八日


| 作者



高家宏,1964年生于保康马桥,执教中学语文多年,现任职于马桥中学。


| 关注


投稿165355727@qq.com





首页 - 保康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