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马槽石 | 汤建武

摘要: 马槽石是两峪通往马良的一条近路,在旧社会,这里是强人出没的地方,土匪占山为王,拦路抢劫,杀人越货,让行人望而却步。在战争年代,这里是兵家必争之地。

09-07 17:41 首页 保康

2017年9月4日  总第923期  保康微信平台



悠悠马槽石

◎汤建武

这里青山巍巍,怪石嶙峋,这里溪水潺潺,荒无人烟,这里悄怆幽邃,凄神寒骨。这里就是远近闻名的马槽石,是两峪乡经枫香坪通往马良的一段陡峭的山谷,两山之间尽是石头,其中有一个大石状如马槽,因而得名。马槽石的一面山陡峭,壁立千仞,皆生寒树;另一面山相对开阔,上陡下缓,土壤呈红色,在乱石间分布着稀疏的灌木丛,在荆棘丛中和乱石间人们走出了一条坎坷不平的小路。沿着小路,依山而下就是人间仙境马良的响水洞。

马槽石是两峪通往马良的一条近路,在旧社会,这里是强人出没的地方,土匪占山为王,拦路抢劫,杀人越货,让行人望而却步。在战争年代,这里是兵家必争之地。

我上中学时每周要从马槽石经过两次,那时已经通了公路,但没有班车,公路很窄,四个回头线很急,顺公路走要绕很远的路,马槽石是交通事故多发地段。行人肩挑背驮,只能沿着崎岖的小路在乱石间穿行。

记得上中学的第一个周末的晚上,因为第一次离家这么久,归心似箭,一大间寝室几十个同学都激动,大家都收拾行装,将装菜的瓶子、空袋子装在背篓里,收拾停当,大家都兴奋地睡不着觉,都在谈论家乡的人和事,半夜后才眯了一会儿,后半夜就有人起床,大家陆陆续续地爬起来,背起背篓踏着星光顺着公路走。到了马槽石,天还没有亮,我们在乱石间高一步低一步地往上攀爬,累得气喘吁吁,走至枫香坪,已是汗流浃背。走在回家的路上,大家没有觉得苦和累,兴致勃勃地交谈,不知不觉,将这段难走的路抛在脚下。到了两峪,天才大亮,接着步行三十里,回到日思夜想的家,正赶上吃早饭,见到亲人,倍觉幸福。第二天吃过早饭,我背着母亲为我准备的玉米糁、玉米面饼子、还有几瓶子菜上路了。一路上跋山涉水,还没有走到两峪街上,腿就疼痛,走到马槽石腿就疼得走不了,一步一步机械地向前移,背上背篓越来越重,恨不得扔掉。

到了马良中学,放下背篓,躺在床上,腿疼得站不起来,连晚饭也不想吃,一周的前几天腿一直疼,到周六不疼了,又要攀爬马槽石。每个星期,循环往复,腿不断的疼痛。

经过马槽石有时也有乐趣,有时运气好,刚上玉家垭,我们就遇到到两峪长垭煤矿拉煤的货车,遇阿见好心的师傅,停下车,我们高兴地爬上车厢,紧抓厢板,车在公路上颠簸,我们在车厢内兴奋地偷着乐。到了两峪街上,我们从车上跳下来,谢过司机,高兴地往家里赶。我有一个同学叫吕克宪,聪明绝顶,家住五虎,每次他回家也经过两峪,他口才极好,我和他有时为一个问题争论不休,难走的马槽石在我们的争论中被抛在了脑后,到了两峪街上,问题还没有分辨清楚,我与他只好分手,他向东回五虎,我向西到长河。后来他为了约我一起到县城读书,一边走一边问,找到我家里,真让我感动。更让我敬佩的是龙坪的十几个同学,他们的路更远更险,为了读书,每个星期都要走这条难走的路。龙坪这些同学毕业后都找到了很好的工作,真的先苦后甜。

走过天下难走的路,以后遇到再难走的路都不怕了。

2015年,县政府决定扩宽从马良到两峪的公路,经过大半年的彻底改造,如今马槽石刷黑的公路开阔平坦,一边有绿色的防护栏,犹如母亲的手臂在守护着孩子。巍巍的青山,湛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孤傲的雄鹰,一条如玉带的公路在山上环绕,下面是风景秀丽的西坪村落,坐在车上心旷神怡。昔日荒凉阴森恐怖的马槽石,如今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她一头连着美丽的历史悠久的朝元古镇,让两峪人民搭上了幸福的快车道,一头连着美丽的保康县城,让两峪人民朝着梦想飞奔。

我期待两峪乡政府能争取到资金,将境内的奇美险远的三眼洞河开发成旅游区,与朝元观、龙坪的南顶草原连成一片。到那时,真的是“神女应无恙,当今世界殊”。


| 作者


  汤建武,1965年出生于保康县两峪乡长河村,现在熊绎中学任教。喜欢看书、养花,喜欢与淡泊名利的人为友。


| 关注


投稿165355727@qq.com




首页 - 保康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