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石脑.浅望 | 郭锦海

摘要: 太阳已经偏西,就让那美好的回忆映在这边山脊,随风漫漫散去,期待下一次再回故乡,再来大石脑山脊浅望你的美丽。

09-03 04:58 首页 保康

2017年9月1日  总第918期  保康微信平台




大石脑.浅望

郭锦海


七月的家乡,火一样的汤,穿越大石脑的脊梁,踏进麻坑的林场(属官山林场),映入眼帘的是高耸入云,遮日蔽天的整片杉树,第一次见到这种原始森林,很惊叹它的美。

本想山高风会大,加上还有个美称“风崖”地方,可是今天,风不见我,我也未找到它,似乎自己把自己放在离天更近的火炉旁,那是要淬取一个游子在外闯荡精华欲望。

那和主峰相连延伸出的两道山梁,左侧就是我的故乡,S223省道穿境而过。两道山梁夹着一条小河,约10里路程长,那就是故乡整体大的架构。山梁延伸到了远方,几乎亲吻到横岭村的茶厂,如两头雄狮匍匐守望毛家岭山里那条豺狼,更是祖辈世代的人在眺望远方,故乡人世代就住在这两座山上。

第一次站在离天很近的山上仔细欣赏着心中的故乡,因为故乡村庄的名字叫“小河沟”而门前的小河就是陪我度过了童年美好时光。小河的身板并不宽厚,河面只不过20余米,它就在我家门前山脚旁,往日的小河热闹景象太多,太美,容我用几行拙字来形容心中更多的回往。

朝阳还未露脸颊,牛羊却率先跑步下了小河,只为喝上一口早晨的初乳,为疲劳耕作的昨天找一个借口。老黄牛的几声“哞”“哞”高音,拉响村庄的早晨,骚动着对面驾好犁铧绳锁的母牛,把舌头舔了又舔。大白狗忍不住寂寞,也一路狂奔到了河的底谷,两头小猪在后面是走非走的,寻找着昨天遗漏几颗玉米,扎辫子的姑娘远远的在河边唤着:“猪,猪猪”,浑然不知的小猪被引到走上下河去的套路。

大婶子的长竹条子一挥,嘴里一吼,鸡鸭鹅破门而出,如同泻洪一样,有的飞,有的跑,有的叫,生怕它们主场被占完。只有那只羊抬头看了看这群混蛋的小家伙,你看我,我看看它,熟悉又陌生,嫉妒又欣赏,公羊一声“咩咩”是对所有后到者礼貌的招呼。

朝阳翻过山谷穿过树丛,放出万道金光,犹如维也纳大厅舞灯的璀璨夺目,姑娘手拿的指挥棒一扬,头戴黄冠大白鹅,昂首挺胸拍打着翅膀,伸长脖子检查四周就位,一声高亢的领唱,拉开了它们今天动物演唱会的专场演出。羊角间的碰撞,牛铃的敲打,红公鸡追着黄母鸡跳舞,鸭子的呱呱伴奏,小猪突然像发了疯的撒着欢,掀起一嘴泥巴扭动丰腴的身体,又突然停住。鱼和螃蟹悄悄石头缝里望,或动或不敢动屏住了呼吸。河边小路上的嫂子踉踉跄跄,她莫名扭头的笑让人发慌,溢出的不光是半桶水,还有踏着脚步节奏在寸衫跳舞的神秘,她消失在晨雾里。小河,你就是我心中最美的画卷,铺在修长的河床上,更是一幅宏大水墨丹青的村画,印在故乡人的心间,我想拥有整个河床的早上,但,不会退去你冬天泛黄,夏天披绿的着装。

太阳爬到大石脑山最高的地方,我静坐在车上,回忆还真的很长。向我投射来的粼粼波光,躺在车里的我用几句打油诗句表达更多的记忆。


河边垂柳俯身泛清波,

河岸稻田层叠纵交错。

鸭鹅成群小河忙穿梭,

牛羊结队闲逛洪家坡。(地名)


水牛瘦,梯田多。

戴斗笠,披衣蓑。

除杂草,打农药。

割稻谷,忙收割。


夕阳拉长爸爸扛起爬犁的背驼,

夜幕吞噬妈妈升起家人的烟火。

微笑的酒窝被风霜雕刻而淹没,

沉默的烧酒浸润了劳累的心窝。


如今故乡大变迁,

青砖洋楼林中建。

购物在家淘宝选,

出门小车旅步间。

沪北高速顺河过,

稻田小河成旧歌。

浅望是愁还是喜,

回首欢笑如云雨。

……

太阳已经偏西,就让那美好的回忆映在这边山脊,随风漫漫散去,期待下一次再回故乡,再来大石脑山脊浅望你的美丽。



| 作者


郭锦海,网名荆山二郎,保康县歇马镇人,爱好摄影,旅游,唱歌。长期在华南和华中谋生,闲暇时光喜欢捉弄几个文字,敲打几次键盘,记录过往,调节心情,为老年的自己多准备一份精神食粮。


| 关注


投稿165355727@qq.com



首页 - 保康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