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坪沙湾的记忆 | 任哥

摘要: 童年的记忆是最难以忘怀的。也许是步入知天命之年,人容易怀旧的缘故,近年来更是经常想起沙湾,想起那段岁月,那些人,那些事,那片山,那条河……

08-31 02:43 首页 保康

2017年8月30日  总第916期  保康微信平台



沙湾全貌


庙坪沙湾的记忆 

任哥


走出大山已经快三十年了,当年的小伙也已早生华发,青春不再。但记忆深处,那片熟悉的土地,那绵延不绝的荆山,那清澈蜿蜒的沮河,那山环水绕静谧宁和的小山村,山村里的一些人和事,时常浮现眼前,一直是那么的亲切,那么令人难以忘怀……

我是在保康县城出生长大的,但我的童年很大一部分是在歇马镇庙坪村沙湾度过的。小时候由于父母工作忙碌的缘故,我4岁就被送到歇马镇庙坪村沙湾舅舅家,8岁才又返回县城。我的启蒙教育——小学一年级还是在村小学完成的。整个小学阶段,几乎所有寒暑假,我基本都在沙湾度度过。

沙湾带给我的童年是一段快乐的时光,长大成年,尤其是调动到襄阳工作之后,无论是专程前往看望年迈的舅舅、舅母,还是工作的缘故出差经过,每次路过羊五,汽车穿行在高山之巅,山脚下的沙湾隐约可见,内心总有一种莫名的激动和亲切,总忍不住告诉大家这片土地就是我童年生活过的地方,分享我的童年故事。

我父亲是马桥人,但如果问我故乡是哪里,我骨子里觉得还是沙湾,因为沙湾留给我的是童年的美好记忆,是一段欢快的时光,是永生难忘的那山、那水、那事、那人……

沙湾是一个典型的鄂西北小村落,常年奔流不息的沮河从崇山峻岭中走出,在歇马庙坪舒展开来,放慢了它的脚步。庙坪村是一个位于河边、路边、集镇边的“三边”村落,在保康应该算是一处有名的旱涝保收的富庶之地。沙湾是庙坪村所辖的一个村民小组,与河对岸尚家台子、尚家湾、白果树坪隔河相望,共同撑起了记忆中的那片蓝天。

舅舅一家是典型的鄂西北农家,中国农民的勤劳、朴实、善良、敦厚的品质在他们家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中国还处于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时期,舅舅一家白天出工,参加集体劳动挣工分,晚上也闲不下来,打草鞋、编篾筐、磨葛根、挎构皮、切药材,想方设法挣钱。我们小孩则是帮忙剜猪草、捡柴火,放牛羊。由于勤劳肯干,会过日子,舅舅一家在沙湾属于头等富裕人家。记得有时过年要杀两头年猪,在哪个贫穷到有些农户吃盐还要靠借济的年代,实属少见。舅舅家房前屋后也栽种了不少枣树、桃树、杏子树、樱桃树,生产队集体还栽种有苹果、梨、板栗、拐枣,每每瓜果飘香,都是孩子们的最爱。八月十五来临,舅舅家一定会张罗打月饼,每个月饼上都印有一个诱人的红圆点,就像小孩打了红脸巴嘟。腊八节一定煮有腊八粥,过年前一定会熬包谷糖,上学后每天早上舅母都会给我和她孙女炒鸡蛋干饭,这些都在我的童年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舅舅在家威望很高,吃饭他的座位似乎是固定的,他不动筷子,别人是不准、也是不会先吃的。大概这是老一辈的规矩。我在舅舅家生活的几年,一直是和舅舅睡一起的。舅舅很慈祥,他从来没动手打过我。舅舅还喜欢打鱼,家里有几幅渔网,小时候老是喜欢跟着舅舅去打鱼。舅舅在家门和邻里间也很有威信,哪个家庭有个什么事,也总爱前来征求他的意见。

舅母是个裹着小脚、一走一摇的旧式女人,人称七奶奶(舅舅排行老七的缘故),说话总是大声大气,心直口快,办事风风火火,泼辣利索,看似很厉害,实则典型的刀子口、豆腐心,为人十分善良。舅舅、舅母一生无子,1959年末1960年春,保康闹饥荒,饿殍遍野,家门一少年孤儿饿倒在舅舅家门口,舅母救活了他,少年不肯离去,舅母不忍便收养了他,他于是成了我的表哥。舅母很喜欢小孩,对我们看得很娇,有什么好吃的都留给我们,几近有求必应。在那物质贫乏的年月,作为小孩的我们,在外面玩闹以后,回到家里,撒撒娇,一般都能从舅母那里得到一个月饼或者一块糖果。我弟弟2岁多就被送到沙湾由舅母照顾,和我一样,在村小学读书一年。8岁转回县城上学和舅母依依不舍,哭闹不止,我清楚记得舅母当时也是泪眼涟涟。在我和小弟的心目中,实际上是把舅母当妈妈看待的。

舅舅去世很早,记得是1986年,当时我已大学毕业分配在县委党校当教员,舅舅病重卧床,正值暑假,我还专程到歇马镇上医院照料伺候十余天。舅舅走的时候,我请假从县城赶去送她最后一程。

我成家之后,舅舅已逝,舅母尚在。我曾把舅母接到县城家里小住几日,但明显舅母很不习惯城里生活。1992年,我调到襄阳工作,也经常出差到保康,每次去都会前往看望一下舅母。舅母晚年有晚上睡觉前喝一口小酒的习惯,我每次去都会给她老人家带上一箱,另外塞给她几百元钱。2003年,舅母去世,我得讯前往吊唁。舅母晚年身边无子(养子早逝,几个孙子、孙女虽然都很孝顺,但都在外地工作),但她跟邻居相处很好,有专人照顾,也算是颐养天年,寿终正寝。

童年的记忆是最难以忘怀的。也许是步入知天命之年,人容易怀旧的缘故,近年来更是经常想起沙湾,想起那段岁月,那些人,那些事,那片山,那条河……

谨以此文纪念。

2017.8.23


| 作者


任哥,生于1965.5,马桥周湾村人。大学毕业后分配回保康工作8年,1992年调入襄阳工作、生活至今。


| 关注


投稿165355727@qq.com



首页 - 保康 的更多文章: